百年瞬间 018 | 南京长江大桥正式开工建设

来源:中国之声 编辑:黄通轩 发布: 2021-01-19 11:03
1960年1月18日,随着主体工程正桥桥墩的开工,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全面启动。六十年代初,中国面临国内国际种种困难,然而中国政府在此时向世界宣告:要在长江南京段,凭自己的力量跨越天堑。在武汉长江大桥建设中锻炼出来的新一代桥梁专家,几乎全部集中到南京长江大桥项目上,从全国各地选招来的建桥工人,也陆续来到热火朝天的工地。

0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联合全国广播电台共同推出特别报道《中国共产党百年瞬间》

04

△1960年1月18日,南京长江大桥主体基础工程正式开工。

1960年1月18日,随着主体工程正桥桥墩的开工,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全面启动。六十年代初,中国面临国内国际种种困难,然而中国政府在此时向世界宣告:要在长江南京段,凭自己的力量跨越天堑。在武汉长江大桥建设中锻炼出来的新一代桥梁专家,几乎全部集中到南京长江大桥项目上,从全国各地选招来的建桥工人,也陆续来到热火朝天的工地。

曹春元:南京桥水要比武汉大桥深,桥梁的跨度要大,地质要比武汉桥复杂。1961年,苏联专家来中国访问,就说这个基础不行,好像离开他们不行。

历经八年艰苦不懈的努力,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当时也被称作“争气桥”。

05

△1960年1月,南京长江大桥桥墩钢围笼成功下水

1968年9月30日下午3点,第一趟列车由南向北,驶过南京长江大桥,在那个激动人心的下午,五万多名群众聚集在南京长江大桥,庆祝和见证大桥的铁路桥正式通车。

06

△1968年9月30日建成的南京长江大桥铁路桥

通车现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大桥是双线双层的铁路和公路两用桥。全长6700多米,长度为武汉大桥的四倍……

南京长江大桥建成后,火车过江时间由过去靠轮渡的一个半小时缩短为两分钟,迅速成为连接中国南北交通的大动脉。雄伟壮观的大桥展示的不仅是中国人无与伦比的智慧,更是一个民族迎难而上、百折不挠的信心和勇气。

 

用声音记录中国


 

猜你还想看:

百年瞬间 016 | 康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建成通车

1954年12月25日,两条当时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康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分别从雅安和格尔木跨越崇山峻岭修到了拉萨,并在同一天全线通车,结束了西藏几千年来不通公路、没有汽车的历史。

百年瞬间 015 | 全国人民支援抗美援朝

1951年1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国人民踊跃募捐支援“抗美援朝”。当时,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二年,人称“豫剧皇后”的常香玉决定通过义演,为志愿军捐献一架战斗机。

鹰潭市以科技创新驱动为引领,全力推动铜产业转型升级,铜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鹰潭市以科技创新驱动为引领,全力推动铜产业转型升级,铜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禁渔退捕,江西6.8万渔民奔向新生活

2020年以来,江西省围绕“禁得住、退得出、能小康”总体目标,占整个长江流域四分之一的渔船全部回收,6.8万渔民洗脚上岸,转产转业。如今,长江干流江西段和鄱阳湖水域已经是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画卷。

百年瞬间 014 | 宝成铁路通车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联合全国广播电台共同推出特别报道《中国共产党百年瞬间》

百年瞬间 013 | 夏明翰与就义诗

1928年3月20日清晨,武汉汉口余记里刑场的薄雾还未散去,时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夏明翰被国民党反动派押解到这里,准备行刑。临刑前,敌人问他有无遗言,他向人要来纸笔,从容写下一首气壮山河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夏明翰随后慷慨就义,年仅28岁。

稳定推广体系 加强队伍建设——江西林业科技服务促进产业发展林农增收

江西省林业科技推广总站印制《油茶技术图册》2500本,编印《毛竹林丰产培育知识100问》1000本、《毛竹林定向培育技术简明图表》彩色折页1000份,用于科技扶贫技术培训和送科技下乡。“十三五”期间,累计帮助农户建成扶贫示范基地40余万亩,举办技术培训班和送科技下乡752期,培训林业基层技术人员和林农7万多人次,对口帮扶贫困村299个,帮扶贫困户5400多人,有效助力了“扶贫扶智”工作。

百年瞬间 012 | 朝鲜停战协定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点,中朝两国代表团与敌军代表团各方代表在板门店达成停火协议,至此,历时三年的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您现在听到的是彭德怀元帅在签订朝鲜停战协定后的一段讲话,他自豪地宣告,全世界人民所渴望的朝鲜停战已经实现了。

百年瞬间011 |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

1921年8月3日黄昏,浙江嘉兴南湖的暑热逐渐散去。湖面上一艘中等大小的画舫内,气氛庄重肃穆。在“中国共产党万岁”的低声呼喊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

百年瞬间010 | 四渡赤水

1935年1月,在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后,中央红军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来到川黔滇三省交汇的赤水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