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军展:春水竹丛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华瑞 发布: 2020-04-07 11:32
诗经以草木起兴,楚辞更进了一步,把草木人格化了,算是“植物的符号学”。怀素《苦笋帖》曰:“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魏晋那时的心灵空间,佛教气息尚未升起、弥漫,看似粗朴,其实是很单纯干净的,富于勃发的生机。自然而然才是一种理想的秩序。

外出办事,见路边新挖的河道里,春水凝碧,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好久没见过这么澄澈的河水了,半下午明晃晃的阳光中,静静的,像一个明丽的挥之不去的梦。我喜欢早春和残秋,有发现的新奇和独树一帜的美。

岸边有一片竹丛,竹杆正在往上蹿,丈把高了,竹叶青青,竹影沉沉。竹清虚,枝叶虽繁密,却仍然显得秀逸。竹杆一节节往上走,心无傍鹜,里面却是空的。它有审美价值,也有广泛的实用性。

居处有竹,当然好。竹有静气,能压得住浮躁。魏晋的竹林七贤,其形象已是风格化、雅化——某种有意无意的自我描绘或艺术行为。诗经以草木起兴,楚辞更进了一步,把草木人格化了,算是“植物的符号学”。晋人爱竹,多属于行为艺术。

竹生笋,笋长得快,十五六天就超过原来的竹子,有人便称竹子为“妒母草”。

怀素《苦笋帖》曰:“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率真之性可掬。撇开书法艺术不谈,其精神气韵仍属晋人。和陶渊明“我醉欲眠,君可去”一样,洒脱不羁。

年少吃肉,人老喝粥。猛烈之徒炙牛,恬淡之士食笋。

春天,有朋友送两个壮硕的山竹笋,说是从婺源带回的,剥去厚厚的箨衣,气味幽冷。炒肉片,清,涩,吃过却坏了肚子。看来俗肠无福受用此等雅物。

魏晋那时的心灵空间,佛教气息尚未升起、弥漫,看似粗朴,其实是很单纯干净的,富于勃发的生机。前天随意翻了翻顾城的小说《英儿》,无意间看到这样的句子,“我的心会那么干净,好像粗糙的笋壳,包含着春天的岁月”。突然发现,这个比喻用以形容那时文人们的心灵,倒很恰当。

竹荫清,虚,静,易流于空寂。不像桃李那般繁艳,有一种世俗的热闹。理想的生活环境是闹中取静,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张弛有致。正所谓,竹外桃花三两枝。

但理想理想,总是有条有理地想一想。然后,算了。

把杂乱丛竹疏通,芟繁就简,古人称之为“洗竹”。真是绝妙的措辞。

两年前小区的物业移来一丛竹子,种在墙角,现在已繁衍成一大片,也该“洗”一“洗”了。

春竹深,夏竹浓,秋竹淡,冬竹浅。竹里可以听风,听雨,亦可听雪。

宋人诗话里说,竹不曾香,而杜甫则曰:“雨洗娟娟静,风吹细细香”。雪不曾香,而李白则曰:“瑶台雪花数千点,片片吹落春风香”。

套用一则禅宗公案来说,则不是竹香,亦不是雪香,而是心香。心香一瓣,河清海晏。

在一个水湾儿边,长了很多罗汉竹、蒲草和芦荻,我很喜欢这个地方,有野趣。看上去很乱,其实是哪儿该长什么就长出什么,不该长什么就不会长什么。自然而然才是一种理想的秩序。人类不知道,很多事情,便越俎代庖,全部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处理,并且洋洋自得,自以为建立了新的秩序。这其实是一种僭越。其结果便如老子所言,“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者”。

有一段河堤,用水泥砌住了,显得十分触目。如果堆放的是天然的石块,就没有这种生硬的不协调的感觉。石头是有生命的,水泥则是被戕害至死的石头。我们看石头雕刻,仍觉得石头有生命,虽然这是石头又轮回成了其他的生命。这中间由于投注了雕刻者的精神和感情,便等于又赋予了石头新的生命。

河流蜿蜒如带,从来处来,到去处去,注江入海,最终汇入那云蒸霞蔚的浩瀚里,而生命也是一个不息的轮回。但见一只白鹭,从茂密的竹丛中翩然飞起,悠悠向对岸移去,孤云自闲,波间轻影如梦,一时天地寂然。

作者简介:许军展,专栏作家,腾讯文学签约作家,中版集团大佳作者,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社员,南边文化艺术馆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海峡都市报》《意林》等,主要作品有《翡翠档案》《灯下人间》等。

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heimalaodou@163.com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