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敢死队”:在疫情风暴中心的战斗

来源:江西视听头条 编辑:徐子萌 发布: 2020-04-07 09:40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护理部 副主任 曹英:“武汉的病人非常感谢我们的付出,大家都感觉好亲。 截至3月31日, 这支一线“敢死队”共接管病区4个,管理患者208例,重症病例101例,出院170例。

在江西援助湖北的13支医疗队中,有这么一支特殊的队伍,出征前他们就被赋予救治危重症患者的使命。到达武汉后,他们整建制接管了当地定点医院的重症病区,进入疫情最一线奋战了47个日夜。这支队伍,就是278名队员组成的江西第六批援鄂医疗队。在拼命付出的日子里,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呢?

2020年2月12号,江西接到紧急号召令,要求组建两支整建制医疗队火速驰援武汉,接管重症病区。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278名队员集结完毕,紧急奔赴武汉,随行还携带了ECMO、有创呼吸机、无创呼吸机等多种急抢救医疗设备。

面对风暴之眼,我们选择向前!

到达武汉后医疗队员们才知道,整建制接管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离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非常近。这时,医疗队已经接到命令,第二天下午就要进入病房接收病人,但病房设施能不能够用,会来多少病人?具不具备全部开放治疗的条件?对于这些,大家心里都没底。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 洪涛:“ 我们去的一线是最前线,在风暴眼上面。那时候每个队员都做好了不怕死的准备。至少大家承认两点,第一点,接受可能被感染的风险。第二点,感染了可能献出自己的生命。”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心血管内科科副主任 彭小平:“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谁心里都没底。你说不恐怖、不恐惧,是不可能的。去的那天晚上基本上没睡,睡不着。”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 洪涛:“ 大家的这种心情能够想象得到,但是,我看我的队员,没有一个人有任何退缩。”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 徐建军:“第1批进入隔离病房的,也就进入战场的,12个护士、8个医生,全部共产党员上。我们队的60多个党员,他们目光没有一个退缩的,没有一个回避的。2月15号那一天,我送第1批队员上车,那天武汉下了雪,很冷,但这些孩子们很坚定。”

生死时速 我们没有思考的余地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 徐建军:“11点我们开科,我们就在那等。病人不断涌进来。63张床瞬间就满了。我们的医疗物资也是紧平衡。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用完了,明天的还不知道在哪里。”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 曾振国 :“工作强度非常大,病人也非常的危重,还有年纪大的,80来岁的有6个人,基础疾病非常多。”

紧张的形势容不得医疗队员们多想,每一张病床上都是一条需要挽救的生命。为了帮助这些重症患者度过呼吸窘迫期,一支“插管敢死队”时刻待命。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与围手术科副主任医师 杜晓红:“气管插管是最危险的工作没有之一。最近的时候我的下巴就在病人的额头上方。我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万分之一,落到每一个人身上就是百分之百,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分子或者是分母。”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急诊内科副主任 曹春水:“我们哪个在就哪个上。就像一个士兵,你扛了枪,你必须去打仗,就必须得往前冲,你没有思考的余地。”

3月5日队员们在重症病区接诊一位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送到病房时,呼吸、心跳都已经停止,病人生死在一线之间。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心血管内科科副主任 彭小平:“一过来马上就胸按压,接上无创呼吸机通气,反复按压,几个人轮流赶到这边要建立静脉通道,我们10多个医务人员,大概抢救了10分钟左右。当时最大的想法,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我们手上这么走掉。”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消化内科 护士长  桂玲:“我没有想到说我们要带面屏幕来保护自己,我们首先想到这个人心跳没有了,我们马上要把病人抢救过来, 不计后果,不计一切的那种,就赶紧直接上手,全上去。那一刻,真的是生死时速的抢救,终生难忘。”

一场战疫结束  另一场战疫开始! 

经过一个多月,720多个小时的奋战,武汉协和肿瘤中心患者清零,Z14重症病区正式关闭休舱。首例重型患者CRRT治疗、首例单独实现ECMO救治、首例重症患者治愈出院……这支医疗队创造了多个首例。

然而,完成阶段性任务后,医疗队员还没来得及喘息,就接到了更为艰巨的任务,3月21日,整建制接管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CCU重症病房,和李兰娟院士团队共同负责救治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这是武汉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与围手术科副主任医师 杜晓红 :“任务来了我们肯定是不会拒绝。这个任务,也是对我们前期工作的一种认可,也是对我们整个队伍医疗质量的认可。所以大家马上就调整心态,重新到了人民医院东院的重症病房。”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急诊内科科副主任 曹春水:“接下来的骨头更难啃,病人的病情更重。我第1个晚班,进了病房就出不来,两个病人因为感染性休克在抢救。”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 洪涛:“CCU管理是封闭式的,而且所有的病人都是危重症,都是用呼吸机、插管,病情都非常严重。可以说,病情说变就变,病人说走就走。”

我们和患者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高风险的环境、巨大的压力下,队员们攻坚克难,经过近十天艰苦鏖战,陆续有危重症病人转危为安。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护理部 副主任 曹英:“武汉的病人非常感谢我们的付出,大家都感觉好亲。特别是有个老奶奶,我记得很清楚,她对我讲了一段话,她说我们就像她的孩子一样,甚至比孩子还要亲。”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护理部主任护师 张超:“有一个姓刘的阿姨,一家三口,都患了新冠。她丈夫在2月5号就已经去世了。24号那天正好是她爱人66岁的生日,所以她特别难过。在那个时候,任何的话语都显得很苍白。我就慢慢陪她坐下来。第2天我再去查房的时候,她就主动跟我打招呼,她说我认识你,你是张主任!她说我认识这双眼睛,陪她掉泪的眼睛。”

47个日夜守候,47天全力以赴。当离开的时刻到来,大家才意识到,47天前的不安和恐惧,早已变成深深的不舍和感动。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大二附院心血管科护士长 丁岚:“把我们当作明星来跟我们合影,其实我们真的不是什么明星。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医务工作者该做的事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一刻真的感觉,我们和武汉人民和患者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新冠病毒。”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 徐建军:“飞机落地以后,我看到身后的队员都在用力向我招手。我自豪、我激动、我感动,就是这种情绪。因为当时你给所有队员许下了一个诺言,一起去、一起拼、一起回,我做到了,真的。”

江西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南大二附院心血管科护士长 丁岚:“好想见到我的孩子、老公和爸妈,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消化内科 护士长  桂玲:“妈妈我走的时候没告诉你,因为你有高血压,我怕你担心,其实我走之前,已经全部买好了降压药给你,现在我回来了,你不要担心啦。”

南昌大学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神经外科 护士长 叶李莎:“二宝,妈妈去武汉的时候你才八个月,还没断奶,妈妈很愧疚,回来后妈妈会好好陪陪你。”

截至3月31日, 这支一线“敢死队”共接管病区4个,管理患者208例,重症病例101例,出院170例。没有谁生而英勇,只是他们选择无畏!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