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军展:蚕豆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华瑞 发布: 2020-03-31 15:12
累了,坐在豆棚下,说说闲话,谈谈农事。蚕豆肯结,越到秋天,越肯结。剥了壳的鲜蚕豆,再剥去皮儿,只要豆瓣,和海蛎放在一起作汤。海蛎的味道张扬,蚕豆的味道内敛,前者把后者带动起来,二者恰好互补。蚕豆晒干,用油炸,炸焦,炸开花,撒上盐,下酒。劳累了这么长时间,该歇息歇息,散散身子骨了。

春夜,拥被卧读。读《聊斋》。

王渔洋题《聊斋》诗,有句子,“豆棚瓜架雨如丝”。王渔洋诗主神韵说,但这一句,却最是朴素有味。瓜架上面结的是什么瓜呢,吊瓜?丝瓜?瓠瓜?不知道。但豆棚,则是蚕豆棚了。

蚕豆,亦名罗汉豆。其实,我更喜欢这后一个名字。但我们这儿,从没这个叫法。吾从众。

蚕豆的命皮实,可以种在河畔,地边儿,荒疏的林间。丢一粒蚕豆籽,扒个坑儿,埋里面,就不用再过问了。

到蚕豆花开了,天气就变暖和了。

蚕豆花白色的花瓣,带一点跳脱的淡紫。花心处又带一片深黑,像一滴慢慢洇开的焦墨。早晨,太阳出来,黑白分明的花瓣上,大露水珠子闪闪发光。蚕豆花总给我一种奇异神秘的感觉,仿佛它们从遥远的地方,刚刚赶来。

蚕豆花在地头儿静静开着,天空微蓝,有几抹云缕静静停在那儿。花斑鸠在树梢一递一声的叫,两只,东一声,西一声,相互呼应。就那么叫着,叫了很长时间,似乎相互期待着什么。它们怎么不飞到一块儿呢。树上新叶刚刚长齐,还没成荫,春天还是新的。仿佛有很多故事,正要开始——虽然,到后来也并没有什么故事。

天亮了,天黑了,周而复始,就这样一日三餐平平淡淡的过着。但能这样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其实,也就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清人有个叫艾衲居士的,编著一本短篇小说集,《豆棚闲话》。我读了两篇,觉得并不怎样,就不读了。却很喜欢这个书名。像个随笔集子。累了,坐在豆棚下,说说闲话,谈谈农事。农耕时代的生活图景。

蚕豆肯结,越到秋天,越肯结。一簇簇的花,开一茬又一茬。蚕豆也结一茬又一茬,一串串缀满藤蔓。秋风凉了,人世深了。秋风吹在蚕豆藤蔓上,深青的叶片纷纷翻动,蚕豆也带有寒意。摘的时候,放在手里,凉凉的,内心会突然被什么东西触动一下。那么多的藤蔓,缠缠绕绕,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

鲜蚕豆剥壳,一粒一粒,深青,饱满,有点古拙。清水煮,不加任何材料,连盐也不放。煮熟,直接吃,味道鲜而质朴。这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一种吃法了。真山真水,自然无饰。

蚕豆放进小砂锅,八角,桂皮,茴香,辣椒,盐,小火炖。蚕豆炖熟,炖面,滴些小磨麻油,就成了。端起来,放在一张小白木桌上,坐下,用小汤勺一勺一勺盛着吃。

剥了壳的鲜蚕豆,再剥去皮儿,只要豆瓣,和海蛎放在一起作汤。海蛎的味道张扬,蚕豆的味道内敛,前者把后者带动起来,二者恰好互补。青翠鲜香的一碗,光阴深秀,滋味鲜美,算是老家旧时生活中的一道家常大菜。

蚕豆晒干,用油炸,炸焦,炸开花,撒上盐,下酒。冬天,农事已毕。劳累了这么长时间,该歇息歇息,散散身子骨了。

饮食,常带有回忆性。儿时,其实是很贫穷的。偶尔吃顿好的,记忆深刻。回忆起来,天地广阔,仿佛很丰富似的。悟道的禅师说,曙色未分人尽望,及乎天晓也如常。如常,才好。旧信里,亲人之间报平安,常写,一切如常,请勿挂念。

看山看水,吃饭睡觉。生活,一切如常,才好。

作者简介:许军展,专栏作家,腾讯文学签约作家,中版集团大佳作者,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社员,南边文化艺术馆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海峡都市报》《意林》等,主要作品有《翡翠档案》《灯下人间》等。

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heimalaodou@163.com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