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军展:落叶记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华瑞 发布: 2020-02-19 14:50
好像都不是,因为人的欲望是无休止的,而这些幸福就像小猫转圈捉自己的尾巴一样,不管怎么追,尾巴都在眼睛的正前方。但你却不能在绿叶照眼时,一味想着落叶满林。心颠倒了,这个世界也就颠倒了。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海峡都市报》《意林》等,主要作品有《翡翠档案》《灯下人间》等。

小时候,住在一个小村里,多树,都是树荫。到秋天,都是叶子。用扫帚扫那些已经晒干的叶子,扫成堆,兜回家,当柴烧。树叶刚一点着,火就很急,呼啦一下烧起来。满灶膛的火,急着要跑出去。这个时候,树叶的生命好像才算真正释放出来。一锅饭做好了。一大堆树叶没有了。树叶化成灰烬,和其他灰烬没什么两样。

刮风的夜里,落叶如雨。那么多树叶在落,大的,小的。桑,柳,榆,椿,槐,楝,桐。各种声音,细、碎、缓、急,混在一起了。世界似乎变得不知所措、惶然不安。人躺在床上,想想门拴挂紧了,粮食在仓里存放好了,又感到很安心。慢慢的,就睡着了。

如今,虽然人们的物质生活愈加丰富充裕,但我们总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有了,但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快乐,而且越长大越觉得小时候好,那时即便吃不好穿不好,但就是那么开心。

我也时常在想,到底是什么决定我们的幸福感?拥有什么,才能让我们感到幸福。有了丰盛的物质生活,人一定会幸福吗?还是当我们的需要一一得到满足时,就幸福了?好像都不是,因为人的欲望是无休止的,而这些幸福就像小猫转圈捉自己的尾巴一样,不管怎么追,尾巴都在眼睛的正前方。

所以,真正的幸福不是你拥有什么,而是你感受到什么。是一个人真正学会了活在当下,享受此刻的满足。它常常是一些被我们忽略掉的、微小而琐碎的生活片段。

例如一个凉爽的夏日清晨在公园散步,走累了找到最完美的一片草坪坐下来;或是在长途跋涉后,回到自己柔软的床上;又或是漫长的工作日结束后,又遇上拥堵的交通,回到家你已经头昏脑涨,肚子也在咕咕叫。这一天或许让你沮丧、让你挫败,但一打开房门的瞬间,此时爱你的猫咪、等你的狗狗,都坐在门口,开心又兴奋地看着你。那一刻,就算再坏的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有一个秋天,我经常跑到小城郊外河滩上的杂树林子里,一坐半天,静静看落叶。我得出的结论是:小叶子飘,大叶子落。有时一片小叶子,从树梢来到地面,在空中划着美丽的弧线,几乎可以长达五秒。而大叶子则直截了当的落下来,几乎垂直。到达地面时,可以听到“啪”的一声。这一声虽然轻微,实则惊心动魄。仿佛有一个世界,在瞬间,在这“啪”的一声里,经历了一次浩劫,完成了一次成毁。

树叶是树的一部分,每落一片叶子,树都要死一点点。树叶落光了,树却仍然是树。死到最后,死到无法再死的时候,剩下的,就全都是生命了,没有挂碍。这个时候的树,真清晰啊。树身上的疤痕、纹理,枝条每一个细微的趋势和走向,都明明白白。黄昏,夕阳照射到那些空空荡荡的枝条上,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温暖。轻红如梦,稍纵即逝。

天慢慢黑了。我在心里问自己:“现在上哪儿去呢?”

当然是——回家。

我突然明白,原来,上哪儿去,是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以前,我把这个世界想得过于复杂了。人是不能随便乱想的。比如,你看到落叶,可以想到明年春满枝头。但你却不能在绿叶照眼时,一味想着落叶满林。有些事,不能倒着想的。这与逆向思维无关,而是与智慧有关。

心颠倒了,这个世界也就颠倒了。

作者简介:许军展,专栏作家,腾讯文学签约作家,中版集团大佳作者,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社员,南边文化艺术馆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海峡都市报》《意林》等,主要作品有《翡翠档案》《灯下人间》等。

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heimalaodou@163.com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