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 奋斗者】姚玉峰:逐光前行的时代赤子

来源:新华网 编辑:徐子萌 发布: 2019-11-14 09:01
在日本期间,姚玉峰研究的课题正是前房关联性免疫偏差对角膜移植排斥反应的影响。为了这6微米,姚玉峰尝试过三四十种方法,用遍了当时角膜手术领域所有器械,却均告失败。姚玉峰说,以热爱为业,这是有所成就的前提。

新华社杭州11月13日电 题:姚玉峰:逐光前行的时代赤子

新华社记者唐弢、俞菀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10月1日,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群众游行活动上,一位站在“凝心铸魂”方阵彩车上的医生代表,情不自禁地高喊起口号。

他叫姚玉峰,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他成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例不发生排斥反应的角膜移植,医学界将其命名为“姚氏法角膜移植术”,并写进美国医学教科书。30余载悬壶济世,他治疗过的病人超过30万名,为3万多人送去光明。

矢志返国为报国

7岁那年的一件事,让姚玉峰至今仍觉得行医是“命中注定”的。

“当时我左眼血肉模糊,父母和邻居都以为我眼珠子被撞出来了。”所幸姚玉峰遇到一位医术精湛的眼科医生,为他做了彻底的清创缝合。

从那时起,“当医生”这个念头扎进了姚玉峰心中。1979年,他如愿考入医科大学攻读眼科。

进入大学后,姚玉峰了解到在我国角膜病困扰着近千万人。于是他将自己的专业方向锁定在了角膜病上。

当时国内角膜移植还处于起步阶段,亟须新知识、新技术。姚玉峰于1991年底,考取当时卫生部公派“笹川医学奖学金”的出国项目,赴日本大阪大学医学部眼科研修。

研修机会来之不易,姚玉峰分秒必争、全力以赴。在日期间,他在角膜病研究领域取得了三项有全球独创意义的成果。学业期满后,导师明确希望他能够留日继续研究,甚至愿意助他赴美深造。

“一诺重千钧,我绝不失信于国。”面对导师的诚恳挽留,他初心不改:回国!他坚信,祖国正处在千载难逢的大发展时代,中国现代医学将迎来快速发展的春天,这也是他施展长才、报国济世的最好时机。

“前进”6微米,震动全世界

整个20世纪,世界角膜病专家都试图攻克排斥反应这一难关。在日本期间,姚玉峰研究的课题正是前房关联性免疫偏差对角膜移植排斥反应的影响。

人类的角膜厚度约0.5毫米,由上皮层、前弹力层、基质层、后弹力层、内皮层组成。姚玉峰通过反复实验证明排斥主要是针对内皮层产生。“角膜移植时,只要将这内皮层完整保留,逻辑上就不会产生排斥反应。”姚玉峰说。

谈何容易。内皮层的厚度仅为6微米,不到头发丝的十分之一,要保留住再移植,难如登天。为了这6微米,姚玉峰尝试过三四十种方法,用遍了当时角膜手术领域所有器械,却均告失败。

一次偶然机会,姚玉峰在剥一颗水煮蛋时发现,蛋壳剥落后蛋衣却能完好保留。“在角膜后弹力层与内皮层之间开个小口,让‘蛋壳’与‘蛋衣’分离,那么内皮层这个‘蛋衣’不就保留下来了?”关隘打通,姚玉峰欣喜若狂。

1995年5月20日,姚玉峰主持了世界第一例采用最新剥离术进行的角膜移植手术。术后无排斥反应,三个月后患者视力达到1.0。接着是第二、第三例……所有移植均实现零排异。“角膜移植排斥反应”这一世纪难题,解决了!

这项移植术后来被国际眼科界命名为“姚氏法角膜移植术”,被编入美国医学教科书,还被写入国际角膜移植发展史中。很快,“姚氏法角膜移植术”被大范围应用在我国国内患者身上,也被推广到美国、日本、欧洲等地。

两位特殊老人的手术

每天都有患者从天南海北慕名前来寻求医治。从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到第二天凌晨1、2点睡下,姚玉峰坚持用尽可能多的时间为广大患者服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在姚玉峰的病患中,有两位老人意义特殊:一位是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院士;另一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遗孀龚全珍老阿姨。老人均年逾九十,同为严重白内障患者。

超高龄外加身患多种基础性疾病,为两位老人动手术困难重重。“算了,别冒险了。”是那段时间姚玉峰从各路专家与朋友口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他们都是新中国有功之臣,却长期为白内障所苦。作为医生,作为中国医生,我不能逃避。”思虑再三,他决定迎难而上。

术后,两位老人完全复明,能读书看报,能看电视,还能继续工作。回想医治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姚玉峰感触最深的,便是老一辈英模融入血液、深入骨髓的家国情怀。他告诉记者,黄旭华院士在治疗期间,曾反复说,“病好了,我还能为国家工作好多年”。

这又何尝不是姚玉峰自身的写照?

回国20多年来,姚玉峰没有休过一次年假,一年1500多台手术,最多的一天做了27台。时至今日,浙江大学医学院学生吴奕征仍记得姚玉峰对她的教诲:“每一个患者交给医生的都是生命和健康。我辈必全力以赴。”医者仁心,姚玉峰将责任与担当传递给他的每一名学生。

姚玉峰说,以热爱为业,这是有所成就的前提。有热爱,才能不计宠辱、负重前行,才能甘之若饴、默默坚守。

图集  

猜你还想看:

【爱国情 奋斗者】贵州印江高石坎护林队:半辈子,以林场为家

高石坎护林队的4人中,只有吴家两兄弟每个月有工资,每人每月800元,而田儒强和方灯明,一直以来都是义务护林。田儒强和他的妻子享受低保政策,方灯明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享受相应的扶持政策。

塞罕坝机械林场第一代务林人陈彦娴—— 最美青春,铸就绿色奇迹

车窗外,树木飞驰,陈彦娴情不自禁唱起当年的歌谣:“六二年那么呼儿嘿,进林场那么呼儿嘿,知识青年怀着热情,来到塞罕坝,创大业那么呼儿嘿……”   1964年,20岁的陈彦娴在河北承德市读高中,邻居刘文仕正是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长。“响应国家号召,种树去!”陈彦娴面带微笑。

戴逸:一生只为修史来

戴逸和修订清史的工作人员把清史分为“民族、宗教、科技、典籍”等几个部分,完成了105册送审文稿共计3000余万字,预计今年出版问世。戴逸从清朝的起源讲起,“女真族的一支建州女真”,一直讲到近代史的跌宕起伏,讲到今天的新生活。戴逸说。

周创彬:深圳首位“工人院士”

岭澳核电站2号机组第一次大修,其中一回路水压试验,在国内核电商运机组属首次,他勇挑重担,首次编写我国核电站《一回路水压试验》总体运行程序,填补国内大型商运核电机组空白,领先于法国同类型机组;周创彬说。

杨明华:医者最高级的浪漫是凭科学技术跑在病魔前面

他们提出了DAMPs可以作为白血病细胞耐药和脓毒症治疗的靶点,并证实DAMPs可通过自噬影响白血病的耐药,并阐明了其机制,解析了DAMPs在脓毒症中的新型炎症代谢控制机制。儿童白血病无病生存率的每一点提高,都蕴含着像杨明华这样坚持不懈的付出和奋斗。

张黎明:点亮新时代产业工人创新之路

埋头创新之外,张黎明仔细琢磨,积累总结近万个故障成因,形成涵盖30大类300多种故障抢修经验的《抢修百宝书》分享给同事们。张黎明创新工作室还孵化出“星空”“蒲公英”等10个创新工作坊,培养出了更多肯钻研、爱创新的“蓝领创客”。

李丽梅:用无私大爱浇灌和平之花

一次,室外温度高达40摄氏度,李丽梅与队员来到当地一家孤儿院义诊。   联合国警察总监西蒙(左一)向李丽梅授予和平勋章。李丽梅说,出国维和成了自己一生的荣耀,“不出国不知祖国的强大及和平的可贵,我懂得了和平发展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与担当。”

白方礼:蹬车给学生们挣点钱,我心里挺高兴

  白国富说父亲一生都尊重有知识的人,他记得父亲常和家人说,“中国要强大,就要重视教育,我就是要用我的微薄之力,为教育事业做点儿贡献。”2005年9月23日,白方礼辞世,遗物只有一辆破旧三轮车,个人存款为零。为纪念白方礼,他最初资助的沧县白贾村小学更名为白方礼小学。

带来价值的奋斗才有力量

2016年,胡善辉主动转业到铁路一线工作,因为他觉得“希望工程的光环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我不想再从这个光环上索取更多。”参加工作后的胡善辉一直默默工作,身边的同事甚至都不知道他就是当年那张照片上的人。我想,这或许就是胡善辉始终服膺的人生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