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登记发现英雄 百岁老兵深藏功名60余年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记者:刘起福 编辑:陈大圣 发布: 2019-11-11 10:49
  从1949年7月入党至今,正好70年。70年岁月,改变了陈训杨的容颜,不曾变的,是陈训杨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与热爱。

1329729617

已近百岁的陈训杨老人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记者 刘起福)陈训杨,江西省高安市一名年近百岁的普通农民,过着朴素平淡的生活,直到江西退役军人事务机构成立后,通过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才“发现”这位“沉默”了60余年的英雄。

70年前,陈训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无惧生死,率先渡过长江,在敌人的防线上“撕”开一个缺口,荣立一等功。

64年前,他复员回到家乡江西省高安市,投入社会主义建设大潮,为家乡水利建设全力奉献。

26年前,他眼部旧伤复发,被迫摘掉左眼球。为了不给国家添负担,他将住院发票全部撕掉,不让家人报销。

入党70年来,“百岁老兵”心中放的从来都是党和人民,他深藏功与名,从不宣扬自己的功勋,坚守自己的初心。

1105526749

 陈训杨的军功章

革命新生

 陈训杨出生于1920年6月。他有六个哥哥,两个参加红军,两个被日军炸死,两个被国民党抓壮丁,全都没能回来。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有太多太多这样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1948年,打鱼为生的父亲刚刚去世,陈训杨也被国民党抓壮丁进了部队。

当年冬天的淮海战役里,陈训杨所在的部队被解放军歼灭,他成了俘虏。

陈训杨清晰地记得,自己刚被俘时,解放军一位班长问他吃了饭没有。听到他没吃,班长就给了他一个高粱窝窝头。

窝窝头太硬,啃不动,班长就带他到炊事班,煮了碗面。“那碗面吃得好香!原来吃的菜,好冷,好冷的。”已近百岁的老人,说起71年前的那一幕,仿佛还在回味那碗面的香味。

“解放军个个是好人。”陈训杨带着浓重的高安口音,讲起了往事:在部队定期开展的诉苦大会上,部队得知陈训杨失去了父母和六位哥哥,便临时制作了八块灵牌,与陈训杨一起悼念故去的亲人。

陈训杨没想到连长、指导员会亲自为他的亲人托举灵牌。在家乡,端灵牌就是尽孝。

尽管年事已高,很多陈年往事记不太清,陈训杨老人却对这个细节记忆犹新。

“解放军感动了我。”陈训杨发誓,这辈子跟定了共产党!

就这样,陈训杨放弃了遣散费,被编入解放军16军46师138团3营8连,跟着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

723185809

陈训杨的立功证明书

战斗英雄

淮海战役后,解放军南下,打响了渡江战役。长江历来被兵家视为天堑,国民党军以70万兵力组织长江防御,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

138团担任先头部队,抵达安庆江山一带后,决定成立渡江突击队,为大军开路。

陈训杨不识水性,却毫不犹豫报名请战,并顺利入选,经过集训,担任渡船舵手。

渡江突击队,其实就是“敢死队”。陈训杨和战友们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突破敌人的防线,抢占渡口。

1949年4月21日,300人的渡江突击队,划船向长江南岸冲去。陈训杨回忆说,渡江时都是木船、小筏子。

江面上,舟楫如箭,敌人炮弹不断袭来,炸起冲天水柱。猛烈的炮火击穿了许多木船,突击队过江后,300人的队伍只剩50余人。

冒着枪林弹雨,他们攻上岸,一鼓作气夺下了敌军阵地。这场前锋战,渡江突击队付出了巨大牺牲,最后幸存者仅有13人。

从21日凌晨3点至22日8点,陈训杨的小渡船,在弹雨中往返长江两岸六次,一批批战士在他的运送下渡江南下。

最后一次,陈训杨的小渡船被敌人击中,瞬间炸成了碎木板。抱着残损的木板,他飘到岸边,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

在这场殊死的战役中,陈训杨荣获一等功,被授予“水上英雄”荣誉称号,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水利劳模

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抗美援朝……,7年沙场血战,陈训杨出生入死,参加大小战役10余场,屡立战功。在他的军装上,16枚军功章熠熠生辉。

“立功不要骄傲,要再接再厉,以普通党员的身份搞好家乡建设,另立新功!”1955年4月,离开部队复员时,部队首长杨得志这样叮嘱他。首长的话,成了陈训杨此后的人生信条。

“爷爷天生就与水有不解之缘。渡江战役与敌人战斗的同时,还与江水搏斗;脱下军装,他还是与水战斗。”说起爷爷,孙子陈传球满脸自豪。

陈传球的后半句,说的是新中国向大自然发动的治理江河、兴修水利的人民战争。

复员后,陈训杨原本被分配到家乡江西省高安市的林业部门工作。1958年,他被调至上游水库任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

1898927655

陈训杨(左)和滕朝九

高安市大城镇洲上村今年74岁的村民滕朝九,是当年上游水库修筑者之一。时年13岁的他因为年龄尚小,加之与陈训杨同村,受到很多关照。

“完全军事化管理,每天3点钟他就催我们起床,然后同我们一起劳动,吃饭都是送到工地上去的。他总是最早出门、最晚收工的那个。”

说起与陈训杨一起修筑大坝的情形,滕朝九印象深刻:“修建水库,他与大伙一起抡大锤、打炮眼、开山放炮,一起手挖肩扛。他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

从1956至1960年,陈训杨辗转于高安水利工程建设一线,先后修建了碧山、樟树岭、九龙等水库、堤坝,被县里评为“劳动模范”。

因为专注于新中国水利建设,他无法照顾家庭,子女出生时均未在家。

陈训杨把水库当成自己的孩子,以至于特意在每个子女名字中间都取了一个“坝”字:大儿子陈坝根、大女儿陈坝英、二女儿陈坝凤……

水利工程结束后,陈训杨觉得自己是个“大老粗”,找到县领导,主动申请放弃了铁饭碗工作,回到村里,当起了普通农民。

601045451

陈训杨组织修建的上游水库

党员风范

1950年在云南剿匪时,陈训杨的左眼被土匪的鸟铳射伤,后经抢救治疗才无大碍。40多年后,年近七旬的他,眼伤复发,左眼眼球被摘除,手术用去医药费630多元。

镇民政所知道后,告诉陈训杨的儿子陈坝根医药费可以报销。陈坝根准备报销时,没想到却被父亲斥责:“家里出不起这笔钱吗?还要向国家伸手?你这共产党员难道是混进去的?”

为防止家人再打报销的主意,陈训杨直接将住院发票全部撕掉。

“他说我的觉悟不高,我们是共产导员,要多为国家想,多为党想。”陈坝根还记得父亲的教诲。

在父亲的影响下,陈坝根1991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村里当了20多年村干部。村民说:“他家里的房子建建停停,10年才建好。原因就是忙公家事,顾不上。家里又没钱,盖不起。”

为了改善生活,陈坝根和儿子陈传球一起办起了养猪场。由于父子俩勤勉努力,天天起早摸黑,猪场的效益也越来越好。

2017年猪价行情看涨,父子两人借钱购入70头母猪,预计可出栏生猪1000头。没想到赶上了环保整治,当地开始猪场拆除整治行动。

陈坝根找父亲商量,希望父亲能出面向镇里求求情,拖延到冬季猪肉价格上涨时再关。陈训杨对儿子说:“政府规定时间要拆,肯定有它的道理,咱们一家三代都是党员,咱们怎么做,村里的乡亲们可都看在眼里。”

于是,陈训杨一家在全村带头拆除了养猪场,2个小时就把2000多平方米的猪场推平了。

几十年来,陈训杨从不跟人提及自己辉煌的过去,以至于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他们身边的这位老人,竟然是战功赫赫的英雄。

2082523955

陈训杨与家人

“他总说这算什么,解放战争牺牲了多少人啊,人家尸骨都没有埋啊,我现在有儿孙,我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陈坝根说。

从1949年7月入党至今,正好70年。70年岁月,改变了陈训杨的容颜,不曾变的,是陈训杨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与热爱。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