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女汉子”北极圈里追白鹤 把摄影展办到俄罗斯

来源:江西日报 记者:朱华 编辑:谢淑荣 发布: 2019-07-22 08:56
正因如此,当地保护区的白鹤分布非常广,平均每38平方公里才有一对白鹤筑巢繁殖,给考察者观测带来巨大的挑战。原来,白鹤被棕熊惊扰后逃离巢穴,而不远处等待已久的鸥鸟们趁机偷袭,将这两只眼看就要孵化成功的白鹤蛋给吃掉了。

俄罗斯西伯利亚和江西相隔万里之遥,两地却因为珍稀鸟类白鹤的迁徙而产生了奇妙的缘分。每年春季,地球上数量最大的白鹤种群都会飞越千山万水,从越冬地鄱阳湖赶赴西伯利亚,完成繁育后代的使命。

▲白鹤在北极圈里翱翔。

2019年6月,在西伯利亚的腹地,被称为“世界最寒冷城市”的俄罗斯联邦萨哈(雅库特)共和国首府雅库茨克,迎来了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此时,一场以鄱阳湖候鸟为主题的摄影展在当地举行,形象地展示出中国江西对于生态保护所做出的努力,让俄罗斯观众感受到美的震撼。而作为摄影展的组织者之一,江西候鸟保护志愿者周海燕也完成了到西伯利亚追踪白鹤的夙愿,并被当地媒体亲切地称作白鹤的“中国妈妈”。

7月19日,刚刚回到南昌的周海燕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分享了她这次西伯利亚之行的点点滴滴。

生态摄影 惊艳异国

周海燕网名“丫丫”,是一名资深摄影爱好者。从2013年开始,她迷上了拍摄姿态翩翩的鄱阳湖白鹤,并成为江西众多候鸟保护志愿者中的一员。2017年,在她的组织下,省内外民间人士发起“留住白鹤”行动,通过众筹资金,在位于鄱阳湖畔的五星垦殖场成立了国内首个民间白鹤保护地——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当年冬季,上千只白鹤聚集在藕田里一起觅食,场面蔚为壮观,这里甚至被专家称为“全世界离白鹤最近的地方”。

▲孵化中的白鹤。

在长期保护和拍摄白鹤的过程中,周海燕萌生了一个想法:希望有一天去到白鹤在北方的家——西伯利亚,看一看“孩子们”在那里是如何繁殖、生存的。2019年初,来自俄罗斯的几名白鹤研究专家来到江西进行科研交流,对我省政府和民间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生态保护十分钦佩,并邀请周海燕等相关人士赴俄进行交流。

为了让鄱阳湖生态保护成果走出国门,周海燕筹划在俄罗斯办一场摄影展。为此,她面向国内知名摄影家征集了160幅鄱阳湖生态摄影作品,其中有60幅照片以白鹤为主题。今年6月,周海燕带着这些摄影作品,和国内知名白鹤研究专家郭玉民教授等人一起来到俄罗斯。

6月18日,“大美鄱阳湖生态摄影展”如期在雅库茨克当地最大的博物馆举办,观众的热情和两地的文化差异让周海燕有些始料不及。“第一次看清楚白鹤的样子,太美了。”“感谢你们喂养了我们的白鹤,感谢江西!”很多观众在观展后激动地向周海燕致谢(注:当地人称呼白鹤为“西伯利亚鹤”)。

一番沟通后周海燕才明白,对雅库特人来说,白鹤不仅仅是一种濒危的候鸟,更是有着特殊文化地位的“神鸟”,是长寿和家庭幸福的象征。西伯利亚虽然是全世界唯一的白鹤繁殖地,但是当地人因为敬畏,很少能够近距离观察和拍摄白鹤。有的猎人偶尔在荒野中发现白鹤,甚至还会激动地流泪。所以,当一张张美轮美奂的白鹤特写照片展现在眼前时,给当地观众带来的震撼无以言表。而对于江西鄱阳湖,大多数雅库特人此前几乎都不了解,通过这次摄影展他们才发现——原来白鹤过冬的家园竟然有这么美。

“白鹤的‘中国妈妈’来办摄影展了!”当地媒体用这样的标题报道此次活动。原定为期一个月的摄影展,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延期到3个月。当地的政府首脑也抵达展览现场,对远方来的中国客人表示欢迎。

在摄影展热度不断攀升的同时,周海燕等中方人员已收拾行装,和当地专家、向导一起奔赴白鹤保护区,开始谋划已久的野外科考之旅。他们的目标是现场观测白鹤繁殖,为今后的保护工作提供第一手资料。如果运气足够好,周海燕所在的科考队这次有望实现近距离观察、记录白鹤繁殖全过程的突破。

野外科考 历尽艰辛

萨哈(雅库特)共和国幅员辽阔,几乎有18个江西省的面积大,而白鹤的繁殖地位于北部靠近北冰洋的苔原地带。周海燕一行先乘飞机抵达北极圈内的小镇乔库尔达赫,第二天再搭乘汽艇和八轮苔原越野车,花了9个小时才艰难抵达白鹤保护区。

和食材丰富的鄱阳湖“自助餐厅”不同,北极圈里虽然没有人类威胁,但白鹤觅食却要艰辛得多,不但同类之间要竞争,还要和各种禽类甚至棕熊、北极狐等斗智斗勇,争夺宝贵的生存空间。正因如此,当地保护区的白鹤分布非常广,平均每38平方公里才有一对白鹤筑巢繁殖,给考察者观测带来巨大的挑战。

▲周海燕(前排右)和俄罗斯孩子们进行互动。

为了这次考察,野外摄影经验丰富的“女汉子”周海燕做好了周密的准备,她携带了几十公斤重的装备,包括价值10余万元的单反相机和镜头、小型发电机、卫星电话、防寒服等。她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是一般人难以适应的恶劣气候环境。6月底的西伯利亚虽然告别了极度严寒,但是每天最高温超过30℃,而最低温只有-5℃。而且,白鹤繁殖区此时已经进入没有黑夜的极昼期,白天光照非常强烈,相机镜头里都是雾茫茫的一片,到了“晚上”6点后才能进行拍摄。另一个让人头疼的挑战,是无处不在、铺天盖地的蚊子——尽管身穿大棉袄,头戴防蚊帽,脚蹬高筒雨靴,几天下来周海燕的额头还是被叮得一片红肿。

幸运的是,在进入保护区的第二天,担任“侦察兵”的周海燕就发现了一对正在孵化的白鹤,这让大家都兴奋不已。周海燕负责接近白鹤并拍摄高清照片,为了完成任务,她随身带着“拍鸟神器”——一顶特制的单人迷彩帐篷,人在其中就可以通过绳索将整个帐篷向前拖动。孵化中的白鹤警惕心极高,为了避免惊扰它们,周海燕很有耐心地以每天100多米的“龟速”悄悄向前推进。

到了第三天晚上,一场大雾袭来,周海燕一口气前移了一大段距离,这时离白鹤巢只有150米了。她抓住这难得的时机,拍摄了大量珍贵的照片和视频,这其中很多都是国内外研究者前所未见的场景——雌鹤和雄鹤轮流孵化鹤宝宝、外出觅食,鸥鸟结伴骚扰孵化中的白鹤……

“白鹤在鄱阳湖候鸟中属于比较强势的一种,打架和抢食时都特别凶悍,没想到在西伯利亚居然会被小鸟欺负,我们都非常惊讶。” 野外观测的第4天,眼看白鹤宝宝就快要出生了,周海燕发现附近有5只北极银鸥和贼鸥意图不轨,负责放哨的白鹤爸爸奋力拦截,却很快就被啄得四处躲闪,甚至不得不去找附近的白鹤来当“救兵”。面对这揪心的一幕,通过相机镜头观测的周海燕,只能在内心里给白鹤暗暗鼓劲。

追踪白鹤 一波三折

当白鹤遭遇危机时,一个更可怕的威胁逼近了科考人员。

连续在积水中拍摄了几个小时后,周海燕在帐篷中疲惫地睡去。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声,将她惊醒。“丫丫,听我说,你现在一定要保持冷静。刚才有一只熊,就在你帐篷外面!”这是在后方接应的俄罗斯专家英格尔的声音。

周海燕透过帐篷观察,果然发现一只大约150公斤重的小棕熊正在远去,惊出了她一身冷汗。原来,这只熊此前悄无声息地在帐篷外徘徊,还好奇地用熊掌去拨弄帐篷上的设备。这一幕幸好被英格尔及时发现,她用对讲机发出警报,误打误撞把这个“熊孩子”给吓得落荒而逃了。在西伯利亚荒原,体型巨大的棕熊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霸主,探险者命丧熊口的案例屡见不鲜。虽然白鹤宝宝即将出壳,但为了安全起见,心有不甘的周海燕还是只能暂时放弃拍摄,撤回宿营地。

▲科考中的周海燕(左)和俄罗斯专家英格尔。

此后的一天时间里,焦急的人们发现,这对白鹤夫妻再也没有出现过。是白鹤发现危险躲藏了起来吗?白鹤宝宝到底出生了没有?科考人员决定冒险接近白鹤巢寻找答案。他们发现,白鹤巢里空无一物,而在附近草丛里,两堆带血的蛋壳碎片触目惊心。原来,白鹤被棕熊惊扰后逃离巢穴,而不远处等待已久的鸥鸟们趁机偷袭,将这两只眼看就要孵化成功的白鹤蛋给吃掉了。

亲眼证实这两只白鹤痛失爱子,破碎的蛋壳让之前满怀希望的周海燕感到心都要碎了,俄罗斯专家和向导们也不断地摇头叹气。此后的两天里,科考队的气氛压抑,大家几乎都不再说话。

周海燕遗憾地告诉记者:“鸟拍多了自然就会拍出感情来,有时候真的感觉这些白鹤就是自己的孩子。我甚至都给两个白鹤宝宝起好了名字——一个叫阳阳,鄱阳湖的阳,一个叫星星,五星的星。”

由于各种客观条件的限制,目前国内外对白鹤繁殖的研究成果还很不足。同行的郭玉民教授认为,此行能够近距离见证白鹤繁殖的过程,拿到大量宝贵的科研资料,已经是一个重大突破。事实上,白鹤每窝只生2个蛋,平均成活下来的小鹤还不到1只,这也是白鹤种群延续面临危机的重要原因。如何提高繁殖成功率和种群数量,将是白鹤保护工作中迫切需要攻克的课题。

“白鹤属于极濒危的鸟类,这次考察亲眼看到它们在繁殖地的艰难处境,让我对鄱阳湖候鸟保护工作的意义认识得更加深刻了。”周海燕告诉记者,希望萨哈(雅库特)和江西两地今后在白鹤保护上的交流能够常态化,一起携手为珍稀候鸟的生存和繁衍而努力。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