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时代,相同的选择 在瑞金红色文化感染一代代青年

来源:中国青年网 编辑:柴婧蝶 发布: 2019-07-15 16:00
“八子参军”的故事,在江西瑞金可谓家喻户晓。这个故事,中共瑞金市委党校年轻讲师朱慧琳已经讲述了2000多遍,每次讲起,她依然会哽咽。

中国青年网瑞金6月14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海涵 刘昶荣 王达 蒋韡薇 中国青年网记者 方瑞 )“八子参军”的故事,在江西瑞金可谓家喻户晓。这个故事,中共瑞金市委党校年轻讲师朱慧琳已经讲述了2000多遍,每次讲起,她依然会哽咽。

6月11日上午,在江西省瑞金市叶坪旧址群,朱慧琳再一次动情地讲述这个故事,听众的思绪也随之被拉回那段充满奉献与牺牲的长征岁月。

杨荣显是瑞金沙洲坝下肖区七堡乡第三村村民,有8个儿子,家中穷得“上无片瓦,下无寸地,身穿破衣裳,家无过夜粮”。共产党来了,给他们家分了田分了地,几个儿子也娶上了媳妇,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1931年11月,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在叶坪成立的第二天,杨荣显高高兴兴地带着大儿子、二儿子报名参军。临走时,他对两个儿子说:“儿啊,跟着红军好好干,你们的孩子我会照看好。”

不幸的是,不到3个月,两个儿子便战死沙场。

1932年10月,为扼杀新生的红色政权,蒋介石又纠集4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实行更大规模的军事“围剿”。在前方战事吃紧、后方兵源短缺的情况下,苏维埃政府发出“扩红支前”的号召。

老三对父亲说:“没有红军,我们哪来的田?哪来的地?哪来今天的好日子?媳妇也支持我去当兵!”杨荣显老人含着泪水点了点头。

第二天,杨荣显就把6个儿子送去报名应征,由于老七、老八年纪太小,没有被批准参加红军。后来,俩人瞒着杨荣显,夸大年龄报名参加红军。

苏区军民经过艰苦作战,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围剿”。可杨家的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也都先后牺牲在战场上。

时任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的邓小平听说了杨荣显的事,专门派人看望老人家,并告诉他,部队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他找到老七、老八,把哥儿俩送回老人身边,可杨荣显怎么也不答应。

几经周折,组织终于在广昌战役的战场上找到了老七、老八。哥儿俩说,等打完这一仗再回去。可就是这一仗,兄弟俩再也没有回来。

杨荣显一家八子参军,前仆后继、壮烈牺牲的事迹,是瑞金人民倾尽所有、支援革命战争的缩影。当年,只有24万人口的瑞金,有11万多人参军参战,5万多人为革命捐躯。许多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说到这里,朱慧琳再次哽咽。她说,自己身边还有许多老百姓倾尽所有、为革命奉献的动人故事。

1934年,朱慧琳爷爷的堂哥朱吉薰走上长征之路,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而他的妻子陈发姑常常倚在家中门框边,一边唱着送行时的歌谣,一边眺望村口,盼夫归来。这一等,就是75年。从青丝等到白发,一直等到双目失明,一直等到她2008年去世。

丈夫走后,陈发姑每年总要挑一把最好的稻草,为丈夫打一双草鞋。陈发姑去世时,她的床前还整齐摆放着亲手做好的75双草鞋和布鞋。

“小时候不明白发姑奶奶说这些故事的含义,长大以后渐渐理解了她等待与期盼的意义所在。他们对革命的坚定信仰打动了我,我也想为革命前辈们做些什么。”工作以后,朱慧琳跟同事一起前往村里搜集、挖掘资料,走访街坊邻里,尽己所能将红军故事和红色文化传播出去。

近几年,有很多学校组织孩子来瑞金研学,朱慧琳会为他们讲述“八子参军”等红军故事,她觉得这很有意义。“我会和这些孩子介绍,当年那些红军参军的时候,也和你们现在的年纪一般大。他们没办法过和平、安逸的生活,他们舍弃小家,走上奉献和担当的革命道路。”

朱慧琳说,这些故事对孩子们的触动很大,自己希望从小培养他们的担当意识、奉献精神和责任感,让他们长大后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2001年出生的梁谷生,是听着红军故事长大的,他记不清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要像红军一样报效祖国的想法,“反正从小时候就想去参军”。他去年终于可以报名参军了,梁谷生第一时间报名,没想到因为文化水平不够被刷了下来。今年预报名开始了,梁谷生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名单中,他想再试一试。

梁谷生所在的超田村,去年有7个年轻人报名参军。超田村村支部书记钟小强说,村里每年报名参军的年轻人都不少,他自己也是退伍军人。钟小强觉得这是村子里浓厚的“红色氛围”熏陶出来的结果,毕竟在这个只有12平方公里的村子里出了126位有名有姓的红军烈士。

36岁的钟小强是听着“十八杆红缨枪”的红军故事长大的,村里祠堂至今还保留着几把当年留下的红缨枪。1929年,超田村村民欧阳克淇、欧阳可椿、欧阳可森等人遇到山匪抢劫,在危难之际被红军解救。红军还给了村民两把扎着红缨、形状像匕首一样的梭标让他们防身。

村民们为了自保,组建了一支由18人组成的队伍,每人配一把红缨枪。1930年,这18位村民都参加了红军。长征结束后,仅有两人幸存。幸存者之一欧阳可森后来还参加过抗日战争、淮海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他1954年响应党的号召,回到家乡支援地方建设,一直务农到终。

钟小强说,红军长征故事带给超田村村民很强的自豪感,他们在成长中不知不觉就受到了感染。谈到自己参军的原因时,钟小强说,当时自己刚从学校毕业,满腔热血地想要保家卫国。欧阳可森、钟小强、梁谷生,他们处于不同的时代,但都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瑞金市委党校副校长陈县平说,苏区人民为红色政权提供了巨大的支持。“从井冈山下来3600人,到中央苏区鼎盛的时候,红军力量达到12.1万人,大部分是当地的农民子弟,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走,所以出现了很多家庭把所有儿子送去打仗的情况。”

从那时起,红色文化就在老区人民心中扎下了根,很多老区的孩子都是听着红色故事长大的。“红色文化对年轻人认识党的事业、历程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说是鲜活的课堂、历史的见证。没有红色历史,现在的年轻人就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伟大。”他说。

如今,许多革命老区的年轻人仍然胸怀参军报国的理想。在曾经走出过少将钟发生的云石山乡回龙村,钟发生的侄孙钟久春介绍,钟将军的孙辈中有5人当过兵,而这得益于红色文化的熏陶。

“老一辈会给我们年轻人讲红军的英雄故事,没有专门讲,而是挂在嘴边,想起来就会说几句。”在钟久春看来,红色文化已经融入了大家的生活。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