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缅怀忻芝卿老先生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华瑞 发布: 2019-05-20 17:16
5月18日,年逾八旬的朱汉鹏老师将《简明芬兰语语法》《简明埃及语语法》《简明冰岛语语法》《简明马尔加什语语法》《简明越南语语法》等忻芝卿老先生的著作及相关照片交给好友,委托好友制作成缅怀忻老先生的纪念册。

5月18日,年逾八旬的朱汉鹏老师将《简明芬兰语语法》《简明埃及语语法》《简明冰岛语语法》《简明马尔加什语语法》《简明越南语语法》等忻芝卿老先生的著作及相关照片交给好友,委托好友制作成缅怀忻老先生的纪念册。

忻老先生

忻芝卿老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学者和翻译家,他去世已经两年了,享年九十一岁。朱汉鹏老师是他的爱人,为了表达对忻老先生的怀念,表达对他的敬意,朱汉鹏老师要将忻老先生的著述(已被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外国语大学图书馆、南昌大学图书馆和江西省图书馆等单位收藏)和生平事迹做成一本精美的纪念册。

忻老先生和朱老师在一起

忻芝卿老生生前是南昌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九三学社南昌大学基层委员会社员及上海外国语大学江西校友会会长。忻老先生一生不慕名利,潜心著述,诲人不倦,桃李满园。

忻老先生和朱老师的结婚照

忻老先生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前身上海俄文学校,上世纪50年代来到南昌,成为一名大学俄语老师。可他懂的外语远不止俄语,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他凭着坚韧的毅力刻苦自学,共掌握了23门外语。

说到忻老先生的时候,朱汉鹏老师显得很激动,她给我们讲述了忻老师的一生:

忻老先生祖籍浙江,长在南京,抗战期间为逃避战火,一家人迁往四川。忻老先生的父亲曾在法国人办的教会学校念书,舅父曾在法国人开的上海广慈医院(瑞金医院前身)任医务主任,两人的法语都非常好。家庭环境的熏陶,让忻老先生对外语有一种天然的好感,而最终引领他走向外语道路的,是老师初大告。

初大告是著名的英语语音学家,翻译过《新定章句老子道德经》,忻老先生曾上过他的课,对他的学识和人品都十分钦佩。忻老先生当时说:“我立志学习外语,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1950年8月,忻老先生从上海俄文学校毕业,毕业不久,他成为一个重要单位的俄语翻译。

当初单位对翻译人员的专业素质和政治条件要求都非常高,但忻老先生还是顺利录取。不过,比起考试的不易,翻译工作的艰辛更令他印象深刻。当时的翻译任务非常繁重,而繁重的任务没有把他压倒,反而成为他刻苦钻研的动力,他的表现非常优秀,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1958年,忻老先生来到南昌,在江西工学院(南昌大学前身)任教。一开始,他教的是俄语。后来,应部分师生的要求,他加开了德语课和法语课。1972年,他又开了英语课。在南昌大学任教41年,忻老先生先后教授了四门语言。

边教书,边“啃”四处搜罗来的外语书,忻老先生逐渐学会了很多种外语,出的成果也很多。他的学术成果印了整整两页A4纸:翻译土耳其作家哈丁中篇小说《仇敌》、合译法国佛朗索娃著《从马背上滑下的女人》、翻译《雅勃隆斯卡娅画集》……

除了外语,忻老先生的爱好还有很多。忻老先生能顺畅地背诵《滕王阁序》等古文,也曾在工农兵大学教过数学。

忻老先生的孙子孙思维对爷爷的评价是:博学多才。小时候,他的语文、数学等课程都是忻老先生辅导的,忻老先生学无止境的精神深深影响了他。

朱汉鹏老师说忻老先生最大的爱好是书,尤其是外语书,得到书后,他便自然而然地钻研里面的外语学问,钻研出了翻译作品,钻研出了语法书,钻研出了通晓23门外语:英语、俄语、德语、法语、日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芬兰语、波兰语、捷克语、朝鲜语、韩国语、越南语、马来西亚语、印尼语、马尔加什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冰岛语、埃及语、马拉蒂语和梵文。

忻老先生的部分作品

关于书,忻老先生用他那刚劲有力的笔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话语:“从生到死,无不需要读书。只有读书,才能懂得人生的意义。只有读书,才能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作者把自己编写的书送给亲友,献与读者,是最大的愉快。如果他的书引起共鸣,得到赞美,那就是对他最好的酬谢。

书是我的良友,诱导我打开浅短的视界、愚昧的头脑、鄙塞的心灵。书是我青春期的恋人、中年的知己、暮年的伴侣。有了它,我就不再愁寂寞,不再怕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它使我成为精神世界的富翁,我真的是不可一日无此君。

人生是有限的,而学习是无止境的。人生不朽是文章。只有文化才最终具有穿越时间和征服人心的力量。---忻芝卿言”

没有踏出过国门一步,却通晓23门外语,他也许是中国通晓外语最多的人。对此,他自己却非常轻描淡写,他享受着他的文字、他的外语,他低调地活着,也悄悄地离去,一个中国的第一就这样默默地走了。朱汉鹏老师说,忻老先生走得很安详,走得很圆满,没有一丝的痛苦,以至于最后把他放在椅子上的时候,他就像是刚刚睡着。

前几天,得知朱汉鹏老师正在整理忻老先生的遗著的时候,远在广东的忻老先生的学生高级工程师段先练先生专程赶到南昌,帮助朱汉鹏老师整理文字。忻老先生桃李满天下,感恩忻老先生的学生遍布全国。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忻老先生非常热爱自己的母校上海外国语大学。他对母校的每一点变化都非常关心,经常回母校参加校庆等活动,也非常关心在江西的校友。时间久了,朱汉鹏老师对上海外国语大学也产生了感情,她至今还保留了忻老先生去世时上海外国语大学发来的唁电。

忻老先生率上外江西校友会部分成员庆校庆

尽管忻老先生已经去世两年了,但是他的书还在影响着很多人,怀念他的人也非常多。忻老先生曾经写道:“死而不忘者,寿也。”是的,他很长寿,他还活着!(文/王瑞文)

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heimalaodou@163.com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