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华:医者最高级的浪漫是凭科学技术跑在病魔前面

来源:红网 编辑:胡筱娟 发布: 2019-03-25 15:49
他们提出了DAMPs可以作为白血病细胞耐药和脓毒症治疗的靶点,并证实DAMPs可通过自噬影响白血病的耐药,并阐明了其机制,解析了DAMPs在脓毒症中的新型炎症代谢控制机制。儿童白血病无病生存率的每一点提高,都蕴含着像杨明华这样坚持不懈的付出和奋斗。

为医者,妙手仁心,抚血泪辛伤。

然而医学领域的进步,不仅需要仁心,还需要医生们的恒心和决心。

专注儿童白血病研究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杨明华团队,近日收获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关于损伤相关模式分子(DAMPs)在白血病细胞自噬与脓毒症中的作用及机制的研究,获得2018年湖南省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相信未来更多白血病患儿将因此受益,获得治愈和新生。

为制造打败病魔的“武器”,创作“图纸”

3月20日下午,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旧外科楼二楼儿科58病室,杨明华副教授正在日常查房。

在这里住着的孩子们,大多是14岁以下的白血病患儿。杨明华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儿科副主任,也是湖南儿童血液病领域目前唯一的在职博士生导师。对于孩子们是否发烧,是否顺利进食,是否畏寒,事无巨细,他都要一一过问。

身为儿科医生,为了拉近与孩子们的距离,杨明华的铭牌上别着一只卡通小兔,模样十分可爱。就连他的听诊器,也是粉红色的。

3岁的患儿小宝(化名)平日里见到陌生人都会大哭,但是杨明华来了,小宝就表现得非常开心,一直伸手想要抱抱,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目光追随,舍不得他离开。也许孩子们心里很明白,眼前的这位医生,大概是可以带领他们打败病魔的“超人”吧。

根据有关统计,白血病是儿童期发病最高的恶性肿瘤,约占40%,是导致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把治愈白血病当做一场特殊的“战斗”,那么打败病魔则需要“武器”,杨明华和他的团队,就是为创造新型“武器”而制作图纸的人。

杨明华向红网时刻记者介绍,细胞主动的有序的死亡方式,主要包括:凋亡、自噬、坏死等。

“自噬在肿瘤细胞的生存和死亡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靶向自噬的研究已经成为克服肿瘤包括白血病耐药的新希望。”杨明华说。

他用了一个更简单的比喻来解释这个原理:“比如说,把细胞的自噬,理解成消化自己代谢出来废弃有害物质的行为,这样可以延长它们的存活时间。如果我们设法干预肿瘤细胞的这种‘消化’行为,从中作梗,让其有害物质累积,就有可能达到让它们加速消亡的目的。”

复杂高深的科学原理,被眼前这位年轻的湘雅医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阐述得明朗又简单。“根据这个理论,我们已经在尝试进行相关的药物开发研究。”图纸已经画好,意味着治疗儿童白血病的“新武器”,正在朝我们走来。

医者最高级的浪漫,是凭科学技术跑在病魔前面

自2010年左右开始,在这近10年的研究探索期间,杨明华团队的研究成果共发表SCI论文20篇,包括《CELL》《NATURE》《JAMA》 等国际权威杂志对杨明华团队的研究工作予以肯定和高度评价,认为他们的研究为白血病增敏治疗及相关脓毒症的防治提供了“新思路” 。

杨明华向记者阐释,损伤相关模式分子(DAMPs)是一类应激后释放的具有免疫调节活性的分子,高迁移率族蛋白-1(HMGB1)、S100A8、热休克蛋白(HSP)等是经典DAMPs成员。

他们提出了DAMPs可以作为白血病细胞耐药和脓毒症治疗的靶点,并证实DAMPs可通过自噬影响白血病的耐药,并阐明了其机制,解析了DAMPs在脓毒症中的新型炎症代谢控制机制。

上述成果,为精准医疗提供了可能的干预靶点,提高了白血病及白血病相关脓毒症的分子机制研究水平,并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如果说,消灭肿瘤细胞如果是一场打靶行为,那么在杨明华带领的研究下,治疗过程中,医生们的“准心”将变得更精准,狙击肿瘤细胞的途径变得更多,威力变得更强。

根据他们的研究指引,HMGB1、S100A8已作为部分儿童白血病诊疗中心监测脓毒症变化和白血病治疗反应的重要指标之一,近十年来,湘雅医院的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无病生存率已经达到80%以上,提高了13.4%。

医者最高级的浪漫,是凭科学技术跑在病魔前面,为患者争取更多健康生活的时间。

为了保护更多白血病患儿免受病魔侵害,有这样一群人始终拿起科学的武器,艰苦对峙。儿童白血病无病生存率的每一点提高,都蕴含着像杨明华这样坚持不懈的付出和奋斗。

“说起来,危险的时候还是有,当初在美国匹兹堡交流学习的时候,做研究工作到深夜12点,在回住地的路上差点被当地流氓打劫。”回忆起做研究的过程,杨明华轻描淡写地说。

但是后来的研究成果告诉我们,面对困难,他们其实从未放弃过。

猜你还想看:

奋斗者最美的样子

中船重工第七六○所17名同志,面对台风和巨浪,挺身而出,对试验平台进行加固作业。浪头一过,这些身影顽强站起来,决然向前、向前,无人回头……作业过程中,黄群、宋月才、姜开斌被巨浪卷入海中。……

谭竹青:走街串巷的贴心人

与谭竹青一同工作了16年,张玲对谭竹青拎着小马扎走街串巷的情景记忆犹新。“老主任看着心疼,社区也有了积蓄,决心要建个托儿所。”张玲说,选址就在谭竹青家旁边。托儿所建成了,谭竹青一家本来不大的房子被拆掉一半,仅剩下十来平方米,一家人一住就是10多年。十委社区由棚户区变成了新城区。

张黎明:点亮新时代产业工人创新之路

埋头创新之外,张黎明仔细琢磨,积累总结近万个故障成因,形成涵盖30大类300多种故障抢修经验的《抢修百宝书》分享给同事们。张黎明创新工作室还孵化出“星空”“蒲公英”等10个创新工作坊,培养出了更多肯钻研、爱创新的“蓝领创客”。

李丽梅:用无私大爱浇灌和平之花

一次,室外温度高达40摄氏度,李丽梅与队员来到当地一家孤儿院义诊。   联合国警察总监西蒙(左一)向李丽梅授予和平勋章。李丽梅说,出国维和成了自己一生的荣耀,“不出国不知祖国的强大及和平的可贵,我懂得了和平发展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与担当。”

白方礼:蹬车给学生们挣点钱,我心里挺高兴

  白国富说父亲一生都尊重有知识的人,他记得父亲常和家人说,“中国要强大,就要重视教育,我就是要用我的微薄之力,为教育事业做点儿贡献。”2005年9月23日,白方礼辞世,遗物只有一辆破旧三轮车,个人存款为零。为纪念白方礼,他最初资助的沧县白贾村小学更名为白方礼小学。

带来价值的奋斗才有力量

2016年,胡善辉主动转业到铁路一线工作,因为他觉得“希望工程的光环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我不想再从这个光环上索取更多。”参加工作后的胡善辉一直默默工作,身边的同事甚至都不知道他就是当年那张照片上的人。我想,这或许就是胡善辉始终服膺的人生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