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逸:一生只为修史来

来源:光明网 编辑:胡筱娟 发布: 2019-03-25 15:49
戴逸和修订清史的工作人员把清史分为“民族、宗教、科技、典籍”等几个部分,完成了105册送审文稿共计3000余万字,预计今年出版问世。戴逸从清朝的起源讲起,“女真族的一支建州女真”,一直讲到近代史的跌宕起伏,讲到今天的新生活。戴逸说。

有的时候,回忆会一直往前走,甚至越过千山万水,来到一个明媚的夏日清晨。

“那天是我小学毕业的日子,同学们都去了典礼现场,我没有去,我躺在藤椅上看一本叫《天雨花》的小说。这是一本弹词小说,全是人物对白。”即使过去这么多年,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清史研究所名誉所长、国家清史编撰委员会主任戴逸依然对当年的情景记忆犹新,这是他一生奋斗的起点。

“我没有去典礼,因为我没有毕业。我不爱功课,只爱听故事、看戏文、看连环画,至于演义故事、武侠小说种种更是不在话下,全校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没有通过考试,毕不了业。我正看小说入迷的时候,那个同样没毕业的同学忽然跑到家里叫我,他大喊‘戴秉衡(戴逸原名),快跟我去学校,打仗了,学校同意咱们毕业了’!”说到这里,戴逸先生露出顽皮的微笑。

抗日战争爆发了,在少年心性里,他从此能毕业了,却不知道,国家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小学毕业后,由于战事的蔓延,戴逸一家搬入了上海租界。国难当头,流离失所,戴逸目睹种种风暴洗礼,开始发愤读书,从此名列前茅。只是,他仍旧偏爱文史。

中学毕业后,他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学习铁路管理。两年后,峰回路转,因为抗日南迁的西南联合大学返回内地,在上海招生。已经念大二的戴逸反复思量,决定从头开始,报考北京大学历史系,这一考,漫漫的读史修史之路就开始了。

考入了北京大学,戴逸用了一个词“心花怒放”。因为这里有太多书了,“很多古书,我连见都未曾一见,就这样整整齐齐全都放在北大图书馆,只等我翻开。我太高兴了,一天到晚就在图书馆泡着看书。”

在北大,戴逸还接受了新思想的洗礼,在一次次学生运动中,他的心向党组织积极靠拢。在北大读了两年书之后,由于和党组织的关系,他被国民党政府通缉,要被送往特种刑事法庭。他的老师胡适听到这个消息,打电话为他保释,他收到了一张写着“保释在外,听候传讯”的通知,恢复了自由。

“跑吧,我要赶快去解放区。”他找到了在学生运动中单线联系的介绍人,从此戴秉衡改名“戴逸”,从北大穿越封锁线去了石家庄,跑到了当时的华北大学,这就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从此,戴逸再也未曾离开中国人民大学。

向记者讲完了自己求学的奋斗故事,戴逸接着讲自己与清史结缘的故事。由于喜爱历史故事,他在新中国刚刚成立时就出版了一本书叫《中国抗战史演义》,这本书还是章回体的。“当时还没有人写抗战史,我的处女作就捡了个漏。”戴逸笑着告诉记者。

“这不能算是一部历史著作,只能叫通俗读物。之后,我开始了严肃的治史过程,1958年,我编写了《中国近代史稿》,成为高校的近代史教材。”戴逸说。也正因此,他受到了史学界的关注,历史学家吴晗当时正在编写《中国历史小丛书》,邀请他担任清史评审委员会最年轻的编委,并建议他把目光从近代史转向清史,开始修订清史的工作。

由于历史原因,这项工作走走停停,戴逸对清史的研究却从来没有停下。即使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停校的几年,运动风潮四起的时候,他还写了《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当年没有人愿意研究清史,因为一说到清朝,就和民族的伤痛联系在一起。五次对外战争,每次都割地赔款,损失惨重。提到清朝,似乎就是腐败的代名词。”戴逸说,“但是,我国本来就有易代修史的传统,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清史的资料在当年同样充满变数,连原始档案都差点付之一炬。上百年的档案由于宫内库房的倒塌差点儿被直接送往造纸厂,“当年很少有人懂得这些文件的重要性,外国人也没有兴趣,因此在一次次浩劫中幸存了。在运往造纸厂的途中,被一位爱国志士以4000块大洋的价格买了下来”。

这些资料整整放满了五层楼的楼房。清朝近300年出版的典籍就四十几万种,目前研究出版了4万余种,800余册。戴逸和修订清史的工作人员把清史分为“民族、宗教、科技、典籍”等几个部分,完成了105册送审文稿共计3000余万字,预计今年出版问世。

戴逸从清朝的起源讲起,“女真族的一支建州女真”,一直讲到近代史的跌宕起伏,讲到今天的新生活。他讲到了乾隆时期我国3亿人口,占世界GDP总量的三分之一。讲到了近代史“每战必败又屡败屡战”的民族精神。

“这是受欺负的历史,又是启蒙的历史、觉醒的历史、奋斗的历史。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戴逸说。讲到这里,采访也接近尾声了,张自忠路的平房门外,阳光正好,这故事仿佛穿越了300年的时光,有些沉甸甸的。

戴逸是《光明日报》的老作者,从20世纪的《史学》版开始,新作就不断问世。他说,他也是《光明日报》的忠实读者。他的家里订阅了两份《光明日报》,“一份是用来看的,一份是用来收藏的。”这拳拳之心更让我们感动,“从《光明日报》,我可以感受到新中国的脉动。”戴逸说。

猜你还想看:

周创彬:深圳首位“工人院士”

岭澳核电站2号机组第一次大修,其中一回路水压试验,在国内核电商运机组属首次,他勇挑重担,首次编写我国核电站《一回路水压试验》总体运行程序,填补国内大型商运核电机组空白,领先于法国同类型机组;周创彬说。

杨明华:医者最高级的浪漫是凭科学技术跑在病魔前面

他们提出了DAMPs可以作为白血病细胞耐药和脓毒症治疗的靶点,并证实DAMPs可通过自噬影响白血病的耐药,并阐明了其机制,解析了DAMPs在脓毒症中的新型炎症代谢控制机制。儿童白血病无病生存率的每一点提高,都蕴含着像杨明华这样坚持不懈的付出和奋斗。

带来价值的奋斗才有力量

2016年,胡善辉主动转业到铁路一线工作,因为他觉得“希望工程的光环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我不想再从这个光环上索取更多。”参加工作后的胡善辉一直默默工作,身边的同事甚至都不知道他就是当年那张照片上的人。我想,这或许就是胡善辉始终服膺的人生哲学。

奋斗者最美的样子

中船重工第七六○所17名同志,面对台风和巨浪,挺身而出,对试验平台进行加固作业。浪头一过,这些身影顽强站起来,决然向前、向前,无人回头……作业过程中,黄群、宋月才、姜开斌被巨浪卷入海中。……

谭竹青:走街串巷的贴心人

与谭竹青一同工作了16年,张玲对谭竹青拎着小马扎走街串巷的情景记忆犹新。“老主任看着心疼,社区也有了积蓄,决心要建个托儿所。”张玲说,选址就在谭竹青家旁边。托儿所建成了,谭竹青一家本来不大的房子被拆掉一半,仅剩下十来平方米,一家人一住就是10多年。十委社区由棚户区变成了新城区。

张黎明:点亮新时代产业工人创新之路

埋头创新之外,张黎明仔细琢磨,积累总结近万个故障成因,形成涵盖30大类300多种故障抢修经验的《抢修百宝书》分享给同事们。张黎明创新工作室还孵化出“星空”“蒲公英”等10个创新工作坊,培养出了更多肯钻研、爱创新的“蓝领创客”。

李丽梅:用无私大爱浇灌和平之花

一次,室外温度高达40摄氏度,李丽梅与队员来到当地一家孤儿院义诊。   联合国警察总监西蒙(左一)向李丽梅授予和平勋章。李丽梅说,出国维和成了自己一生的荣耀,“不出国不知祖国的强大及和平的可贵,我懂得了和平发展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与担当。”

白方礼:蹬车给学生们挣点钱,我心里挺高兴

  白国富说父亲一生都尊重有知识的人,他记得父亲常和家人说,“中国要强大,就要重视教育,我就是要用我的微薄之力,为教育事业做点儿贡献。”2005年9月23日,白方礼辞世,遗物只有一辆破旧三轮车,个人存款为零。为纪念白方礼,他最初资助的沧县白贾村小学更名为白方礼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