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上天入地无中生有 神秘的高铁“电波卫士”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记者:胡康林,范军 编辑:陈大圣 发布: 2019-02-09 09:29
背负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仪器和天线,常年奔走在铁道旁、深山里、荒野间,村庄里排查信号干扰,一走就是20公里,这是南昌铁路幕后通信保障人员的工作,这群人被大家称为“电波卫士”,南昌通信段南昌通信车间工长张华就是其中一位。

961015761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记者 胡康林 范军)无线电,来无影去无踪,在很多人看来,既熟悉又神秘。GSM-R系统是高铁运营专用无线电通信系统,主要用于列车调度、编组调车、区间维修、应急抢险、隧道通信和列车自控、自检信息数据传输等,被认为是高铁正常运行的“神经中枢”,该系统一旦被干扰,将导致列车降速,甚至危及行车安全。

背负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仪器和天线,常年奔走在铁道旁、深山里、荒野间,村庄里排查信号干扰,一走就是20公里,这是南昌铁路幕后通信保障人员的工作,这群人被大家称为“电波卫士”,南昌通信段南昌通信车间工长张华就是其中一位。

“顺风耳”守护列车贴地飞行

今年春运,张华放弃了和家人更多的团聚时间,选择坚守在铁路一线,他穿梭在铁道线旁举着天线来回巡视,很多人见了不明白他在干什么,行为怪异得甚至惹人笑话,但张华心里想的唯一的事,就是确保高铁列车能持续、稳定地与地面传递信息,旅客能安全、准时与家人团聚。

“先进的列车控制系统,通过无线信号让高铁和地面实时传递信息,能实现时速350公里贴地飞行。一旦无线信号中断,高铁就像失聪了一样,行进的速度大打折扣,严重的话可能会完全停车,等待通信恢复。”张华说,说到高铁准点运行,人们通常想到的是高铁司机,其实,真正能让列车准点的是无线通信。

原来,高铁每秒移动速度超过83米,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司机,也无法靠肉眼迅速辨认信号灯和标示。高铁能在时速300公里以上平稳、准点运行,除了平整的钢轨、高质量转向架以外,无线通信网络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为高铁装上了“顺风耳”。

751A9915[00_00_07][20190202-153220-0]

练就“无中生有”的“补网人”

为确保高铁列车运行到每个角落都能拥有优质的信号覆盖,在赣闽两省铁道线上,星罗棋布地分布着926个通信基站。像张华一样的“电波卫士”们的工作就是负责铁路通信基站设备运行稳定、网络质量良好,让高铁列车无论行驶在哪里、跑得多快都不“掉线”。

“无线电波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像具体的物件,哪里损伤了,或者螺丝松动了通过观察就能判断出来。”为此,“电波卫士”们只能借助电子仪器来测量,通过无数次的测量,记下无数个地点的数据,通过对大量数据的分析对比,在脑子里描绘出周边无线信号强度覆盖图,让无形、抽象的无线电变得有形、具体,为查找信号弱场提供有力的依据。

除了“无中生有”,“电波卫士”们还得克服自然环境带来的艰辛。赣闽两省地貌类型以山地和丘陵为主,队员们经常需要翻山越岭,且基站地处偏僻,无线干扰排查又费时费脑,每次排查,他们都会带上一切可能用到的工具、仪器和简单的干粮,做好奋战一天的打算。

一次排查下来,他们基本要在外面耗上一整天,平均要在铁路沿线行走20公里,相当于完成一次半程马拉松。“每天我们还我爬几十米高的信号塔,唯一能休息的地方就是在基站。”长年累月的劳作,让张华手上长满了老茧。

751A9928[00_00_05][20190202-153710-1]

上天入地 坚守一份责任

“基站的信号通过天线发射,而天线基本都装在通信铁塔上,如果角度不准或者天线出了问题,我们就需要攀上铁塔处理。”南昌通信段管内铁塔的高度平均有30米,最高的能达到70米,相当于28层楼的高度。对于这群年轻人来说,攀爬铁塔无论在体力还是心理上都是巨大的挑战。

每次登塔前,张华都要仔细检查他们的生命线——高空作业安全绳,反复确认后才可开始登塔。江西冬季的气温最低可达-10℃。铁塔主要为钢结构,温度随着气温明显发生变化,在夏季热得烫手,冬季则冰凉刺骨。

由于作业的危险性,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敢告诉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到底自己在铁路上做什么工作。有的为了让父母安心,告诉了父母,但父母却为他们的安全更加担忧。

“保障旅客出行安全是我们的责任,让父母少些担忧也是我们的责任。”张华说。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