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节目如何转型升级? 从看人看脸到看内容看质量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谢淑荣 发布: 2018-11-15 09:19
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加强对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的管理,坚决遏制追星炒星等不良倾向,严格控制综艺节目嘉宾片酬。

 从看人看脸到看内容看质量

  ——政策调控之下综艺节目如何转型升级

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加强对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的管理,坚决遏制追星炒星等不良倾向,严格控制综艺节目嘉宾片酬。对于综艺嘉宾片酬,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作出明确规定,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政策调控之下,有消息称,一些综艺节目的明星嘉宾正在退还部分片酬。此举意味着,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的节目模式难以为继,国产综艺节目或将迎来发展拐点。

1.抛弃“唯明星”,回归节目内容

很长一段时间里,星光熠熠的明星真人秀在综艺节目领域里“独领风骚”。在注意力经济时代,使用明星是吸引眼球的最便捷的方式。因此,明星资源成为众多综艺节目竞相追逐的对象,结果综艺节目捧红了众多流量明星,而明星嘉宾的片酬也居高不下。

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任孙佳山指出,很多综艺节目制作方迫于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压力,不重视观众群体定位,只关注是否有大牌明星压阵,导致大部分成本用以支付明星的片酬,大幅挤占了拍摄制作经费,影响了节目质量。

纵观近年来的综艺节目市场,“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屡见不鲜,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的综艺由于成本高,在节目模式上趋于保守,同质化和过度娱乐化等问题随之而来,少数明星霸占屏幕,过度曝光,也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更为严重的是,明星片酬畸高无形中拉抬了整个行业的制作成本,扰乱了行业秩序。某二线卫视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今年推出的一档节目并未使用明星,而是使用专家学者作为点评嘉宾。可当他们邀请北京一知名学者当嘉宾时,那位学者没有问太多节目内容方面的问题,反而开口就要一大笔劳务费。“那个数字一下子把我吓住了,如果那样,我们节目的经费付完这位专家的劳务费,别的事情就别干了。”该负责人认为,他们遇到的问题,缘于这些年畸高的明星嘉宾片酬,带坏了行业风气,扰乱了行业秩序。因此,谈起此前综艺节目领域的种种乱象,该负责人用颇为气愤的口吻说道:“早就应该好好整治了!”

2.从大而全到小而美

除了此次调控,今年6月份,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五部门也曾联合印发《通知》,提出对影视明星参与综艺娱乐节目、亲子类节目、真人秀节目等加强监管。

面对接连的政策调控,“大投入、大制作、大明星”的综艺节目制作路子已然走不通了。孙佳山认为,“小投入、大情怀、小而美”或成为综艺节目新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不少节目制作机构在主动调整节目方向。比如,山东卫视今年秋天推出一档生态节目《美丽中国》,首次把环保主题引入综艺节目之中。形式上,节目摈弃了以往演讲类节目中常用的演讲技巧,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而是用“绿色发声人”的真实故事、朴实话语打动人。节目虽然投资很小,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明星,却取得了不错的传播效果,开播两个月,该档节目在微博上的主话题阅读量已超过14亿,讨论量接近24万。山东卫视副总监胡韶红说,《美丽中国》是山东卫视贯彻“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节目理念的又一成功实践。孙佳山认为,“小大正”不应该只是山东卫视一家的节目理念,而应该成为国产综艺节目转型发展途中的共同追求。

在创新节目模式之外,更需要潜下心来提高综艺节目制作水平。没有了大明星来吸引眼球,小而美的综艺节目要精准地抓住观众的需求,需要在细节上打动人心。孙佳山说,只有在情感结构、价值观念、文化认同上与当下的普通观众更为贴近,综艺节目才能获得持续的生命力。但是,目前我国的电视工业在编剧、分镜师、剪辑师等一系列相关环节上仍然相对薄弱,还不能在较为丰富的层次上满足普通观众的审美需求,这是小而美综艺节目未来发展中面临的一大挑战。

3.细分受众,走专业化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对“小大正”的另一个理解是“小切口、大共鸣、正方向”。他认为,“垂直精分”会成为未来综艺节目转型发展的另一个选择,“每一个看上去垂直的综艺节目的背后,都是上亿的观众和千亿级的市场”。

冷凇的判断在现实中也得到印证。作为一线卫视的湖南卫视,现在也在调整节目方向,开始走精细化和专业化道路。11月初,湖南卫视刚开播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声入人心》,没有明星扎堆的热闹,也没有奢华的舞美灯光,有的倒是一种“高冷”的艺术气息,因为节目成员表演的完全是高难度的音乐才艺,从而助推艺术进入更广泛的公共生活,给人们带来美与思考,让人们变得沉静与开阔。冷凇说:“青春的表达方式是多元化的,街舞、说唱只是青春表达方式的一种,美声、民族、通俗都有年轻的优秀的从业者,《声入人心》就打通了这批资源。”

冷凇认为,在节目研发中,更注重圈层观众的需求也是未来综艺节目的转型发展方向。节目制作方要抓住对某一类事物有共同新鲜感和好奇心的观众,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呼唤知性综艺,在小众和大众中间追求兼具专业性和大众化的“专众”综艺。

小而美的综艺节目,对我国综艺节目的研发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扎根本土文化资源和本土观众心理,是小而美综艺节目“稳准狠”抓住观众的关键。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综艺节目模式都严重依赖引进,近日,浙江卫视的原创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就被欧美市场看中。“《我就是演员》开创了国产综艺节目输出欧美的先例,证明了中国原创节目的生命力,也意味着未来综艺产业对创意研发和策划人才的需求将更加旺盛。”冷凇说。

(本报记者 韩业庭 本报通讯员 陈童)

猜你还想看:

如果流量即正义,综艺的泡沫就会吹大

日前,定位为“音乐唱演现场秀”的某综艺节目亮相卫视,立刻引发了正反不同的评论。记者注意到,很多负面评价来自对节目内容与前期营销信息不符的失望。早在节目开播之前,其营销推广就像每日一更的肥皂剧,频繁刷新着各大社交平台的首页:今天发布一张海报,明天播出一条MV;今天传说某明星出场费3亿元,明天又说是8000万元……反复强调某明星综艺首秀,至于节目内容的介绍,却是含糊其辞一笔带过。

2018-08-10

韩媒称“限韩令”后中国抄袭韩综艺节目成风

韩媒称,中国发布“限韩令”后“韩流”内容对华出口受限,中国电视台抄袭韩国节目的现象增多。

2016-12-23

杜绝过度娱乐化 网络综艺需要正确的打开方式

7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以年轻观众为主要收视群体的网络视听节目受到特别关注,《通知》特别对偶像养成和选秀类节目提出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的要求,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努力为青少年营造一个健康清朗的暑期网络视听环境。

2018-07-14

韩媒称“限韩令”后中国抄袭韩综艺节目成风

韩媒称,中国发布“限韩令”后“韩流”内容对华出口受限,中国电视台抄袭韩国节目的现象增多。

2016-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