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妈妈误入投资陷阱想赚个包钱却丢了一套房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张品秋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8-08-29 12:06
今年6月,这位全职妈妈由于迟迟没有偿还小贷公司的借款已经被告上法庭。小赵做完七单任务,收到600元佣金,没有收到返还的本金。她把钱转给对方后,客服却告诉小赵,现在刷单系统已经被冻结,需要小赵再重新做一次这个任务去激活系统,否则她的本钱就无法拿到。

全职妈妈误入投资陷阱

想赚个包钱结果丢了一套房

离开职场的全职妈妈为了不脱离社会,有些为补贴家用,设法挣外快;有的家境富裕,闲来无事“盘活”资产只图赚个包钱;有的不想完全依靠老公,希望钱生钱充实自己的小金库。但失去工作的全职妈妈们,投资渠道主要通过朋友介绍和网络信息,稍不留神就可能掉进“全职妈妈兼职赚钱,轻轻松松月入万元”的陷阱,甚至稀里糊涂地沦为犯罪分子的帮凶。

错入“招财猫”

险成“黑帮凶”

三年前,小雨妈妈还是朝阳区一家IT企业的行政文员,每天与各色互联网精英打交道,沉浸在最前沿的IT圈资讯中。小雨爸爸则是一名程序员,晚上和周末经常加班,偶尔还要被“关进”高档宾馆搞封闭开发。考虑到孩子出生后双方老人都不能来京,小雨妈妈怀孕六个月后就辞职在家安心待产了。孩子出生后,她一人带娃,十分辛苦。直到孩子快两岁时,这位年轻妈妈才感到生活重新回到正轨上来,也动了回归职场的心思,但现实却给她泼了冷水。“想找不太累还离家近的工作,真难。投了十几份简历,都石沉大海。”

去年12月,小雨妈妈听前同事说他们公司很多人投资数字资产赚了钱,有的甚至赚出一套两居室的首付款,听得她心里怪痒痒的。“其实就是把炒比特币换种说法。怀孕前身边有朋友炒比特币赚翻了。我看她都是在手机上操作的,这样不耽误照顾孩子,还能赚钱,确实让我心动。”她说,尽管老公告诫她现在投资所谓的数字资产在国内是违法行为,但在利益诱惑下她还是加入了前同事推荐的微信群,开始走上步步惊心的炒币之路。

“我加入的时机并不太好,那时交易平台都关闭了新用户注册,我用前同事的账号买了0.5个币花了5万多人民币。没想到刚买没多久币价就开始下跌,一星期就赔了近1万。”小雨妈妈表示,刚开始炒币只想试探一下,对于币价的暴涨暴跌她有一定心理准备,亏损的资金只当缴学费了。“转过年到一月初,元旦之后,币价又涨上去了。我赶紧出手,第一回合没赚没赔。”

随着炒币经验不断丰富,这位全职妈妈发现大量的玩家都在进行场外交易。“我交了一笔押金,加入一个数字资产交易喊单群。卖家先把币放在指定的平台上,然后在群里发布交易广告,买家看价格合适就下单,跟淘宝买卖东西差不多。”她很快发现,群里买卖双方非常活跃,而且交易价格灵活,甚至不受大盘影响,多少钱都有人卖,多少钱都有人买。于是她也试着低买高卖了几次,小赚了几笔。

今年五月的一天,小雨妈妈照常打开炒币微信群,看到一个微信名“招财猫”的卖家9万元人民币出2个币。“他看起来挺着急卖的,所以报价比别人低。这个人以前在群里也低价卖过,很多人抢着买。当时我正好有闲钱,也没多想,就拍下了。我们互加微信后,问他能不能再便宜点。最后8.8万成交,用支付宝转账。”这位全职妈妈回忆,买完后她还挺高兴,觉得捡了便宜。没想到三个星期后,两名警察突然来敲家门,要向她了解点情况。原来,名为“招财猫”的卖家是一个电信诈骗团伙成员,专门卖比特币洗钱销赃。“我在派出所待了两天,把孩子爸爸急坏了。我把知道的情况都跟警察说了,警察看我确实不认识‘招财猫’才让我回家,还叮嘱我炒币如果情节严重也是犯罪,千万不能再干了。”小雨妈妈很后悔,觉得自己太傻,也太贪心。“谁知道炒币的水这么深,真不敢再玩了。”

想赚个包

一套房没了

家住亦庄的胡女士是一位二胎妈妈,大女儿7岁,小女儿两岁。胡女士家境殷实,和老公坐拥北京的数套房产。五年来,胡女士一直全职在家带娃。去年秋天,她在一次参观画展的活动中认识了热情的刘某。刘某建议胡女士把一套闲置的三居室“盘活”,额外赚点买包包、化妆品的钱。

在刘某的撮合下,胡女士认识了某银行的VIP客户经理王某。王某告诉胡女士,他们银行针对VIP贵宾客户发售一款内部投资产品,月息高达5%,但起售门槛为500万。王某主动提出可以介绍小额贷款公司给胡女士,让其用房产进行抵押借款,月利息3.5%,再将借款购买银行投资,每月还有1.5%的利息可赚。刘某替胡女士算了算账——一套三居室市场价1100万,评估后可以借出820多万,将其购买银行理财每月可赚12万,何乐而不为?在刘、王二人的怂恿下,胡女士把房本抵押给了小额贷款公司,借款800万,实付月息3.25%,借款3个月。然后她自己又添了一些钱,最终花1000万购买了王某所说的月息5%的“银行投资产品”。一切办妥后,她理应每月净赚24万。

然而这位全职太太刚拿了一个月收益,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去年11月,胡女士先生的生意急需周转资金,胡女士要求取出300万元投资产品,遭到王某拒绝。王某表示,投资产品最短也要3个月才能到期,到期前取不出来。为解胡女士燃眉之急,王某表示可以介绍另一家规模较小的贷款公司帮胡女士借款300万元,不需要任何抵押,借款1个月,月息2.8%。考虑到家中生意要紧,而且算下来只不过损失8万多元的利息,并无大碍,胡女士便同意了。

三个月后,投资产品到期,王某建议胡女士续签半年。但是续签后没多久,王某突然告诉胡女士他已从银行辞职,她所购买的投资产品依旧会按时兑付。然而王某辞职当月,利息款迟迟没有打到胡女士账上,而她从第一家贷款公司借款的利息已经从3.25%涨到3.75%,而且还款日期日益临近。胡女士给王某打电话,刚开始这位客户经理还接听,到后来干脆关机。胡女士又去找刘某,刘某表示也不清楚王某去了哪里。胡女士亲自调查后发现,当初王某卖给她的“银行投资”其实是私募基金产品,并不是银行投资,王某的行为属于典型的银行工作人员私售飞单。今年6月,这位全职妈妈由于迟迟没有偿还小贷公司的借款已经被告上法庭。小贷公司拿着胡女士的房本,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房产。由于胡女士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她的房产虽然至今并未被强制执行,但房子的所有权和处置权已经不在胡女士手中了。

“刷单赚外快”

被骗万元方醒悟

“兼职刷单月入万元!不压单,无需一分钱流动资金,工资一单一结!随到随做,多劳多得。”相信很多人都收到过这种雇人刷单的垃圾短信。大部分人看过就删除了,然而全职妈妈小赵却轻信了广告中的甜言蜜语,赚到500多元佣金却损失了1万多元本金。

所谓刷单,即网店花钱雇人假装拍下商品以增加销量记录和信誉度的行为。小赵经常在网上买东西,也曾为在淘宝开店的闺蜜刷单。“为了在搜索结果中排名靠前,朋友曾找我刷单,后来次数多了,我干脆把淘宝账号给她了。”小赵说,全职妈妈的生活比较无聊,自己想找点事散散心,顺便赚点钱。这时,她看到一条找兼职刷单的广告,佣金最高可达10%,她就添加了短信中的QQ号码,向“客服”咨询具体流程。客服人员将流程发给小赵,并称按照工作流程做任务,完成后系统审核通过就会返款。

客服告诉她,只要完成了一个任务便会在10分钟内将本钱和佣金返交给她。佣金是阶梯制。下单价格在330元至499元之间,获得5%的佣金;500元至999元,获得6%的佣金;1000元至1999元,佣金7%;3000元以上则可以获得10%的佣金。下单越多,佣金越高。

小赵根据流程填写申请表领任务。小赵先刷了第一笔435元的物品,是一条裙子,通过支付宝二维码扫描支付,返还456.75元。之后,对方通过QQ发了10单,每单500元至1999元不等。按照客服要求,前三单任务,用支付宝扫码支付,第四到第七单任务,在微信群里用发红包的方式支付。小赵做完七单任务,收到600元佣金,没有收到返还的本金。

“做第八单时,她让我转账到她银行卡。”这位全职妈妈介绍,当时客服给她的解释是,后台系统正在审核前七单是否成功,一旦审核通过就给她返钱。于是小赵又刷了第八单1299元。她把钱转给对方后,客服却告诉小赵,现在刷单系统已经被冻结,需要小赵再重新做一次这个任务去激活系统,否则她的本钱就无法拿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当小赵多次要求客服先返本金再做任务时,对方就再也没有回应了。

律师提醒

北京天沐律师事务所段立波律师提醒广大全职妈妈,一是要依法合规进行投资活动,不涉足法律禁止的金融活动;二是要提高风险意识,特别是对房产进行抵押或担保的时候一定要非常谨慎,因为一旦不能及时还款,房屋产权人就要承担责任;三是不能贪小便宜,更不能有不劳而获的思想。

本报记者 张品秋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