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改革开放的中国逻辑

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 记者:李放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8-08-10 11:46
发展是硬道理,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发展中国的硬道理。在全面深化改革时期,邓小平对党和人民卓越的历史性贡献,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思想资源。

发展是硬道理,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发展中国的硬道理。在全面深化改革时期,邓小平对党和人民卓越的历史性贡献,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思想资源。

一、中国改革开放超越政治解放的历史必然性

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标志着中华民族实现了历史性解放,“这是一个绝大的变化,这是自有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以来无可比拟的大变化”,更是“一个伟大的创造性的成就”。然而,在邓小平的视野中,“解放”不能仅仅停留在中国“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的政治层面。新中国的制度变迁不仅包括政治领域,更要包括生产方式的革命性变革,才能使中华民族实现彻底解放,走向民族复兴。面对中国十年“文化大革命”后的局面,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邓小平深刻地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超越政治解放,实现经济社会的深刻变革,决定了改革开放势在必行。

二、从“北方谈话”到“南方谈话”的战略顶层设计

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面临向何处去的重大历史关头,邓小平1978年9月13~20日视察本溪、大庆、哈尔滨、长春、沈阳、鞍山、唐山、天津等地时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谈话(以下简称“北方谈话”)。他鲜明地提出:“两个凡是”不是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这样搞下去,要损害毛泽东思想。搞现代化,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我们的事业才有希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解放思想,不合理的东西可以大胆改革。关起门来搞爬行主义是不行的,要好好向世界先进经验学习。必须发展生产力,改善人民生活条件,这是最大的政治。要引进技术改造企业,加大地方的权力,特别是企业的权力。先让一部分人富裕起来。

苏东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时期,中国改革开放处在一个新的历史关头,邓小平1992年在武昌、深圳、珠海和上海等地发表的“南方谈话”,把改革开放推向了历史新阶段。他着重强调: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要以社会主义本质论和“三个有利于”为标准,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打破在计划与市场问题上的束缚。要抓住有利时机,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始终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中国发展的关键在党、关键在人,要用正确的组织路线强化保证正确的政治路线。要坚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坚定社会主义信念。

“北方谈话”和“南方谈话”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引领了当代中国两次思想大解放,指引了改革开放的航向。

三、邓小平领导改革开放伟大实践的重要原则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伟大实践,把社会主义发展中旧的、不合理的阻碍因素改成新的、适应客观发展需要的动力因素,从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系统性发展规定了如下重要原则:第一,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定理论自信。第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第三,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反对资本主义私有化。第四,坚持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反对西化分化政治图谋。第五,坚持独立自主,反对关起门来搞建设。第六,坚持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国自主性,主张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赢得社会主义的比较优势。第七,坚持把党建设成为有战斗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反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过程中出现的各种腐败现象。

四、改革开放实践的当代价值与全面深化改革

习近平总书记在8?20重要讲话中指出:“中国的事情必须按照中国的特点、中国的实际来办,这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正确之道。”邓小平的历史性和世界性贡献就在于:“我们的国权,我们的国格,我们的民族自尊心,我们的民族独立,关键是道路、理论、制度的独立。”这为我们党全面深化改革奠定了重要的实践前提。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和邓小平理论的主要创立者,邓小平“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思想和政治遗产”,就是在本质上实现了对社会主义理论“范式”的“武器的批判”,不仅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历史命运,而且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进程,成为20世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压卷之作。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