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投资1辆共享单车每天躺着赚2元?没回本公司就消失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张丽 发布: 2018-07-05 09:26
花一万块钱可以购25辆共享单车所有权,接着便能享受每天2元的收益。而车主还可以向下发展“会员”,每发展一个会员便能获得一辆车的“奖励”,每天的收益再多2元。

(原标题:投资一辆TiBike每天躺着都能赚2块 还没回本公司就搬不见了……)

花一万块钱可以购25辆共享单车所有权,接着便能享受每天2元的收益。而车主还可以向下发展“会员”,每发展一个会员便能获得一辆车的“奖励”,每天的收益再多2元。然而这种躺着挣钱的模式持续了不到一年便遭遇提现受阻。

▲部分车主们来到成都,希望向成都等马风投科技有限公司讨要说法

车主们疑心被骗,一度怀疑该公司是否曾投放足量车。该公司原法人代表声称投放了五六万辆车,其中近九成在温江,并且有过报备,而温江区交通运输局却称并未有报备,温江区城管执法大队也表示未接到报备通知,路面上也没有该车的印象。目前,车主们已经向成都高新警方报警,警方也已受理了案件。

投资TiBike

按规则7个月可回本,发展“会员”还奖

巫女士来自雅安,去年9月她注意到朋友圈有一则投资营销。印象里,里面提到有一款名为“TiBike”的共享单车可以投资,“投资门槛是一万块钱,一万块可以购买25辆这种共享单车,然后两年的时间里可以享受每辆车每天2元的收益;2年之后,车归公司。”巫女士表示,很快就可以算出来:一天50块,7个月就能回本。

进一步了解后她还得知,投钱后自己还可以发展“会员”,每成功介绍一个会员,该会员只要投资一万元,发展者便可以被赠送一辆车,“等于就是每天多2块钱的收益。”不过,巫女士表示,发展会员者的奖励只能限于除自己以外的往下三级会员,“花5万元做代理,就没三级的限制了。”

▲部分车主们来到成都,向记者展示他们的转账记录

“那会儿共享单车很火。”第二天,巫女士和丈夫一共投入了7万元。“那个共享单车APP里面每天都能看到收益,而且提款到支付宝都是秒速到账。”巫女士表示。眉山的郭先生便是朋友发展的“会员”,他投入了12万元,简阳的王女士开始也投了1万元。“大家有个车主微信群,最多的时候达到500人,还有一些没入群的。”他印象中,车主们的投资额多则达20万,少的也在1万,“总投资应该超过千万。”他估计道。

提款受阻

APP不能登录,公司“搬不见了”

微信上,公司营销人员偶尔会发骑着该橙色单车以及投放单车的图片;线下,车主们还会在公司接受营销人员的培训。然而一直顺畅的提款却在2017年12月底开始卡壳。

巫女士回忆,月底的时候她又像往常一样提现,“说不能到账”。简阳的车主王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大家就一级问一级,被告知系统维护。“当时刚好是元旦,那个理由我们也理解。”王女士表示,2018年1月2日她还再度投入了2万元。

无法提现的问题在节后并未解决。1月8日,“当时平台的负责人说冬天冷,没生意,不收新车主了。”车主唐先生回忆。之后举行的TiBike负责人和车主参加的团年宴上,“他们说是单车市场不行了,要支持公司的其他项目。”

这个时候车主们有些慌了。王女士新投入的2万元甚至还没有拿到收益,郭先生的投入也只拿回来一半,巫女士的钱只收回了4万多一点。接着大家发现,单车所属的“成都等马风投科技有限公司”,也在11月24日更换了法人代表,公司官网也打不开了,公司的APP也不能登录了。情急之下,3月份有人赶到了公司,“发现搬不见了。”

大家疑心:公司到底有没有投放过足量的车?王女士、郭先生现实中都没有见到过他们投资的单车,而巫女士只听朋友说在温江看到过。

原法人代表:

“投放了五六万辆车,主要在宜宾和温江”

在车主们的引领下,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TiBike的运营总监肖强,下午3点过,他正躺着休息。

“我是去年7月份到的公司,并没有劳务关系,只是负责营销和推广单车。”肖强曾在微信上晒出过自己骑着TiBike的照片,他称,这是去年8月在宜宾投放时的照片,而作为运营总监,肖强拿出了部分自己向公司原法人代表廖敏强转账单车款的记录,仅11月29日便有标注为“单车款”的4万元转账,他也一共收到单车款六七百万。不过,肖强称自己不清楚投放了多少车。

为何在更换法人之后,还要转单车款到廖敏强的账户?肖强称,因为单车款一直都是转到这个公司的账户。而对于发展多级“会员”并“奖励”单车收益的事,肖强坚决否认是传销模式。

“肖强和公司没劳动关系,是我们请来推广和卖车的。”成都商报记者随后拨通了廖敏强的电话,他称,自己没有跑,“就在温江,大家随时可以来找我”。他说自己创业做共享单车,去年5月份开始投放车辆。廖敏强介绍,他们的车骑行一小时一元,“数据计算,每天骑行3-5次就可以有3-5元的收入,就从里面拿出2元来给车主。”不过他称,因为没有考虑到车辆的损坏率,这种想法在后来的运营中被证实并不可行。他告诉记者,车辆投放主要在宜宾和成都市温江区。“五六万辆的样子,比例为1:8左右。”不止投放了,廖敏强称,还在温江区交通运输局报备过。有车主感觉遭遇了骗局,肖强对此并不认可,他称事件是“投资失败”。

温江相关部门:

否认Tibike曾备案,城管表示印象不深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宜宾当地媒体曾发微博表示“Tibike快捷单车亮相宜宾街头”,未透露数量。不过,温江区交通运输局运输公交科工作人员否认Tibike曾有过备案,城管执法队工作人员对这种车也印象不深——按照Tibike自称的比例计算,温江区投放了超过4万辆。

▲警方出具的受案回执单

单车销售款收入有多少?廖敏强称只有300万左右。他表示,公司的车官方对外是399元一辆,一辆也可以投资,“我们260元一辆批发给了肖强。”而肖强的销售模式和门槛,廖敏强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都是肖强告诉我们谁新买了几辆,系统再按新数量返收益。”

距离肖强不远的桌子上,摆放着打印好的空白“债权转让书”和“借条”。肖强称,自己提出方案:让车主们把债权转让给自己,他再去跟公司原法人代表廖敏强索要。不过,车主们并不接受。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车主们已经向成都高新警方报警,警方也已受理了案件。

猜你还想看:

“梦想成真”!想要当“网红” 竟把共享单车扔入江

17号,在广西贺州,有男子将共享单车从灵峰大桥上扔入贺江的两段视频在网络上疯传。

2018-04-23

含刻章办证色情内容 小广告屡打难绝又赖上共享单车

张贴喷涂在电线杆、围墙甚至居民楼走道的种种小广告,被称作“牛皮癣”,其中的内容还有不少涉嫌违法犯罪,比如招聘诈骗、虚假医疗广告等。

2018-04-13

男孩骑共享单车被撞身亡 家属另案起诉ofo索赔761万

去年3月,一名11岁男孩在上海骑共享单车出车祸致死,其父母将ofo、肇事车辆所属公司和相关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法院日前作出一审判决,由保险公司赔付男童家属55万余元。家属另案起诉ofo索赔761万余元,目前正在等待开庭。

2018-04-04

成都开始对共享单车服务打分 低于600分退出市场

近日,成都共享单车服务考核办法出炉,每年考核一次,将采取企业自评、政府评价和社会评价相结合方式,考核低于600分或未按要求执行政府及行业主管部门要求,导致考核等级为B级的,将退出成都市场。

2018-03-28

“315”晚会曝光多个问题 缺陷汽车、共享单车退费难等“上榜”

备受关注的2018央视315晚会落下帷幕。从被曝光企业规模看,既有大众、酷奇这样的大企业,也有生产山寨饮料的小作坊。

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