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爱你十分泪七分》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华瑞 发布: 2018-06-13 09:03
  乔歆羡一看他似乎又要说凉夜的母亲的事情,当即伸手轻轻拍在凉沛的肩上,认真道:爸夜儿现在最需要静养,有些事情能过几个月等着夜儿做完了月子再说,那是最好的。

完整版《爱你十分泪七分》「无删减」。

主角:洛依,黎若昀。

《爱你十分泪七分》目录

第1章 赏你的 免费

第2章 没资格生下一男半女 免费

第3章 你让我娶的女人 免费

......

广告600.jpg

今天小编分享部分精彩内容。

而凉沛却是因为思及女儿的身世,在这团聚的时刻忍不住落下泪来。

乔歆羡一看他似乎又要说凉夜的母亲的事情,当即伸手轻轻拍在凉沛的肩上,认真道:爸夜儿现在最需要静养,有些事情能过几个月等着夜儿做完了月子再说,那是最好的。没有必要为了过去的事情,为了已经死去不能复生的人,来影响现在的生活

凉沛收收眼泪,他心里苦,就想找女儿说说的。

上次的电话讲了一半,就断了,他都莫名其妙的,他就想着如果女儿能确定自己是凉家的嫡女,不是私生女,该多好。

而他眼中的期待与不甘,被乔歆羡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当即面色一沉:医生说夜儿是需要静养的,如果住在这里爸爸非要说些什么伤了她的情绪跟胎气,那我还不如带着夜儿回部队大院里住去

闻言,凉沛面色一惊。

他是没有陪过任何一个女子去医院孕检产检什么,知道女人生孩子要十个月,却也不觉得每一个孕妇都得活的跟玻璃娃娃一样小心翼翼。

但是乔歆羡这么说了,他当即收住了想法。

没什么比女儿留下来陪着自己享受天伦之乐更开心的事情了:好好好,爸爸不提,爸爸等夜儿做完月子了再说。

凉夜听着丈夫跟父亲的话,沉默不语。

她的睫毛是垂着的,心情还是纠结的。

她心中始终抱着一丝期待:凉倩是骗人的

因为夜筱柔那样温柔如水的女子,那样对她严苛要求却真实地陪伴了她十几年相依为命的女子,她怎么都不信,夜筱柔心中有过那样恶毒的心事。

手心抓紧了大衣的一侧,她尽量平静地说着:所有丑陋的不开心的事情,现在都不要告诉我,胎教不好我也相信,如果是谣言的话,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乔歆羡怔了怔,听着妻子的话,瞧着她的眼神深了又深。

不过,不管怎样都好,她暂时也不愿意听这些,就是最好。

午餐的时候,他们三人在餐桌上用餐,乔歆羡下午不打算去军区,打算先陪着凉夜在这里休息,所以陪着凉沛喝了一些酒,还是白的。

凉沛喝着喝着,眼眶又热了起来:自从你们爷爷离开之后,这个家里,这张桌子,就没有摆过超过我一个人用餐所需的餐具这一整座百年的凉家大宅,风雨飘摇屹立不倒,到了我这一代,却是越来越人丁稀薄。好在如今,你们回来了,这里总算又有些生机了。

之前凉沛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不孤单不寂寞是不可能的,也因为如此,往日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脑海,逼着他去回忆逼着他去反思。

他就是这样一点点修补着自己的灵魂,渐渐从大道的边缘驶入正途的。

凉夜听着这话,看着他,终于小声道:你也还算年轻的,那些女明星网红什么的,都不要考虑了,找个安分守己的好女人,好好结婚过日子,再生一个孩子,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都好。

凉沛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脑海中浮现出白夙跟夜筱柔的脸,那么清晰的两张脸,还有这些年他睡过的无数的小明星的脸,那么多脸,他即便虚情假意也是哄过疼过的,却觉得她们的容貌那么清晰,甚至连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他才知道苍劲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意思。

又咽下一杯酒,他苦笑了一声:不找了。我何必再去祸害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呢。

再说了,老爷子临走的时候,遗嘱都将一切留给了康康了,康康身上也有凉家的血,凉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如果是为了延续子嗣,已然没有这个必要;如果是为了性,那么,他现在需要的正是修身养性。

凉夜心中一片复杂,没有多言。

午餐后,管家已经将凉沛的房间全都收拾出来了,床单被褥换新的,衣柜什么全是空的,乔歆羡扶着凉夜上去休息,又下来陪着凉沛接着喝酒。

因为心中始终担心,所以乔歆羡给凉沛添上一杯酒的时候,忍不住告诉他:上次爸的电话说了一半就断了,是因为夜儿情绪激动,听了你的话,晕倒了。我们吓得把她送到了医院的。爸,夜儿的身子跟别的孕妇不一样,她是差一点就要流产的,所以要格外注意。如果她的身子没事,当初也不用在医院里住那么久,打那么多保胎针来安胎了。

凉沛一惊,终于明白了女婿不让自己跟女儿说的原因了。

乔歆羡笑了:不过,爸要是憋不住,心里头难受,想找个人说说话,那就跟我说跟我说完了,我们再考虑一下凉倩该如何处理。

凉沛的指尖紧紧捏着酒杯,神色一点点变得凄凉起来。

乔歆羡套他的话,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只有他先听过,分析事情的严重性跟真实性,才能推断以夜儿的承受能力,将来该用何种方式告诉她对她的伤害会减到最低。

大厅里一片静悄悄的,管家将下人全都遣了下去。

凉沛目光幽深地说着:事情要跟你说,也得理个思绪,分个先后,你才听得明白。

好,爸慢慢说。乔歆羡蹙了下眉,想来凉沛也是在心中消化了很久才把事情连起来的。

凉沛道:夜老爷子当年在四川羌族的寨子里,寻了个同族的妻子,生下了白夙。后来夜老爷子又喜欢上筱柔的母亲,逼着白夙的母亲跟他离婚,白夙的母亲不肯,于是筱柔的母亲不计较名分地在夜家住下,日日与夜老爷子同吃同睡,又生下了筱柔,将白夙的母亲彻底架空了,白夙的母亲活活被气死了。筱柔的母亲很快就成了真正的夜夫人,而有次趁着夜老爷子不在家,白夙就这样被筱柔的母亲卖掉了,夜老爷子回来,她哭着说是白夙淘气走失了,还求着夜老爷子责罚她。可是有句话说的好,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爹了,夜老爷子正疼着她,哪里舍得责罚?

篇幅限制,未完待续......

读好书,爱生活,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