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从被嘲笑逆袭成网红 "王菊现象"迎合反偶像审美观

来源: 北京日报 记者:李夏至 编辑:张丽 发布: 2018-06-04 10:31
“时代ICON(指偶像)”“独立女性SLAY”,营销号跟进、表情包和短视频漫天,让你几乎难逃“为菊投票”的舆论场包围。

王菊(左三)外形在甜美女团并不突出。

“菊外人”“陶渊明”“菊菊可危”“菊手之劳”……如果这两天没有及时更新社交网络状态,也许你会看到这些词觉得一脸懵。它们都来自一个神秘的“组织”——《创造101》选手王菊粉丝团,在这个场外投票可以决定选手晋级结果的网络综艺节目里,为了让王菊能够顺利留下,她的粉丝们发明了这些看上去摸不着头脑的特殊语汇,并将拉票的信息铺满了社交网络。

“时代ICON(指偶像)”“独立女性SLAY”,营销号跟进、表情包和短视频漫天,让你几乎难逃“为菊投票”的舆论场包围。上一个让粉丝痴迷并被抬高到社会现象层面的偶像,还是十几年前的超女李宇春。而这一次,又是大众的狂欢吗?

奇迹

从被嘲笑逆袭成“网红”

即便是王菊本人,应该也不会想到,自己突然就成了网络上的高频词。从5月26日第六期播出以来,“王菊”在微信搜索指数上的数据就一路走高。知名微博主“老鸡灯儿”一开始是王菊的“黑粉”,因为这位外形黑胖、技艺表现又不太突出的选手,竟然出现在了向来以甜美或性感著称的女团选秀节目中,于是他调侃王菊“能单手打败灭霸”,这句话也被大量网友转发。

但到了第六期,王菊不仅自己在节目中调侃了被网友嘲笑的“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而且通过大师课与马东的对谈展示了与众不同的谈吐。她对女性独立精神的推崇,开始让不少网友“路转粉”,原先嘲笑过她的网友发现,外形欠佳的王菊却有着睿智的头脑,对梦想的坚持与追求也特别打动人心。“黑粉”们瞬间转粉,开始自发成立粉丝团为其拉票。

网络粉丝们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前面提过的“陶渊明”就被当作王菊粉丝的代称,语出“晋陶渊明独爱菊”的典故;“菊外人”被用来形容那些没有听说或者不了解王菊的路人;“菊菊可危”指的是王菊在《创造101》中的排名有危险,可能会被淘汰。独具创意的拉票方式也被粉丝们用得出神入化,像“你一票,我一票,菊姐还能继续跳”的顺口溜,“半杯星巴克,菊姐变快乐;一杯一点点,菊姐走更远”的广告语,甚至连网络“漂流瓶”的留言,都能看到为王菊投票的声音。

根源

迎合网友反偶像审美观

“制造王菊”,很难被看成只是粉丝力量的单方向作用。在综艺观察者纳兰惊梦看来,王菊作为社交网络爆点被引燃,很难排除节目《创造101》及其背后平台腾讯的助推。“综艺依靠剪辑来树立人设,尤其是人数众多的女团节目,镜头给谁不给谁,一次给多长时间,都有精确的计算。”纳兰惊梦指出,在第六期中,节目组针对王菊不仅有专门的“表情包”动作再现,还有马东大师课上王菊的问答,以及针对网友扒出王菊旧照来采访王菊的设计,那一段引发众人共鸣的女性独立精神自白就此出炉。

不少王菊的“黑转粉”“路转粉”也纷纷表示,这一期节目中塑造的王菊都是因为她高情商、坦率、独立的态度而对其产生好感。“为什么要支持王菊出道?因为希望有一天你的女儿会指着电视里的王菊说‘我也要像她一样独立’,而不是指着电视里千篇一律包装好的女团说,‘我也要像她一样的鼻子’。”科技媒体爱范儿运营编辑郑晓冬指出,“有一类国外视频在国内一直很受欢迎,内容是欧美网红们在面对网友攻击时翻白眼、直接回怼、无情冷笑等。视频中的那些人用非常直白的方式,完成了大多数网友们想做又没做到的事情,所以他们的表演受欢迎。”

“国内缺乏这类内容,也缺乏这类艺人或者网红,而王菊在镜头前的表现恰好满足了这一部分网友的情绪需求缺口。”郑晓冬说。小米科技音乐部新媒体负责人张澳从互联网传播的角度分析,当女团的标准被界定为直男审美,满屏都是娇滴滴的卖萌、可爱型女生,王菊的真实与乐观就显得与众不同。

“如果一个品牌遇到同质化局面且非常严重的时候,唯一的应对策略就是差异化,差异化的本质是为粉丝提供一种选择你而不是别人的理由。”张澳说,在女性偶像的圈层中,什么样的女性更能代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显然,特立独行的王菊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未来

王菊未必会“火不过三天”

在王菊变成一个社交话题后,不少观点都倾向于认为“王菊现象”其实是被互联网平台制造出来的热点,毕竟王菊及《创造101》所在的腾讯视频,是一个具有相当大能量的制作和播出平台。不过,节目研发制作方七维动力创始人、制片人都艳表示,其实节目组并没有预料到谁会红。

当时在经纪公司面试《创造101》的选手时,王菊是经纪人的身份,但是她等所有人面试结束后主动向导演提出,“我可不可以试一下?”都艳称,王菊在15岁时就想进女团,但因为一场事故用了很多激素而长胖,因此无奈放弃梦想。这次她想争取一次,导演组便给了她一个机会。“王菊吸引我们的特质就是精神独立、勇敢、自信,这也是我们想要呈现和表达给受众的内容。”都艳说。

王菊所在的公司老板也对外接受采访,对于这次王菊的爆红感到十分意外。王菊活泼开朗,加班通宵没喊过苦和累,仅用半年就晋升为助理经纪人,学广场舞出身的她还曾自愿在公司教模特跳舞。对于是否炒作的问题,老板耿直地表示,“我们也是想的,但是公司想炒作炒不了那么大,这至少得花几亿元,我们没有这个能力。”

由于王菊粉丝的强大传播力,已经有不少评论将王菊与当年的李宇春相比,而偏向欧美风格的她也被粉丝力捧,认为是可以匹敌国外麦当娜和LADY GAGA的时代偶像。对此,有不少专业观点也开始为这场网络热潮降温,直言“王菊火不过三天”。“影视独舌”主编杨文山指出,王菊的火很大程度上和王菊无关,“是大家通过一种方式在刷存在感,为王菊投票像是一种类似接头暗号的传递游戏,节目中通过投票决定选手成败的设置,也为粉丝们提供了一种扭转乾坤的自我赋权的享受。”

“目前来看,表情包、拉票口号和图片刷屏,都是粉丝们以受众的身份在参与内容生产,但民间力量究竟多大程度上能够影响一个组织机构主导的大众文化的再生产,其实还要看后续女团出道的运营。”杨文山表示,如果王菊在节目中未能走到最后,这场粉丝的狂欢或许很快就偃旗息鼓,但倘若真的依靠社会热度走到最后,成为出道11人,“王菊现象”就足以成为谈资和一种文化符号。张澳也指出,在浩浩荡荡的综艺潮流中,什么样的偶像可以屹立不倒?“靠颜值,或许可以红极一时,但是靠才华,才会让一个偶像立于不败之地。”

猜你还想看:

网红主播成直播平台争抢对象 跳槽背后有哪些说法

直播平台和网红主播从出现之日起就是相互依存的利益共同体,随着直播平台数量增多和竞争升级,双方之间的利益矛盾愈演愈烈。

2018-05-21

20岁游戏主播工作时猝死网红主播背后辛酸几人知

日前,一位年仅20岁的网红游戏主播在工作时猝死,令人惋惜和悲伤。这也使得人们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这一新兴职业的从业者们。

2017-11-19

"网红"张召忠:我的每个粉丝都保真 当兵只做一件事

张召忠说,向全民普及国防知识,不能老讲大道理,“得把国防教育、军事科普知识的东西,结合具体事例来去讲,大家才能感兴趣”。   2015年,张召忠退休了。

2017-08-23

"颜值"直播透支进行时 网红将越来越向垂直化发展

在直播行业分类中,陌陌归类为泛娱乐或者秀场直播,成为颜值经济的典型代表,但上述种种迹象似乎在强调直播天花板的到来,而且并不是陌陌一家公司的罪过。

2017-08-28

80后团队操盘新媒体 六百岁故宫就这样炼成"网红"

从故宫西华门进入,经过宝蕴楼、金水河,有一座红墙围绕的院子。这里原来是寿康宫南侧的小厨房,在热播剧《甄嬛传》中,寿康宫是甄嬛,也就是乾隆母亲最后的住所。

2017-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