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南昌新城吾悦广场被指欺诈销售:欺瞒房贷利率 店铺租金缩水近一半

来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8-04-26 16:39
4月23日,罗女士应南昌新城吾悦广场负责售后的曾经理邀约见面,协商如何更好地处理商铺事宜;当罗女士到售楼部后,曾经理表示他没有决策权,必须等到负责人张虎来协商。罗女士从上午等到下午,也没有等到负责人。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记者 周永明 实习生 桓秋瑜)南昌的罗女士已经几个月没有睡过安稳觉了,在发现南昌新城吾悦广场销售顾问对贷款上浮利率和租金等问题存在欺瞒的情况下,从去年12月至今,她不断和开发商协商补偿或者退房,得到的是开发商的推诿,一直无果,这事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新城吾悦

南昌新城吾悦广场

购买店铺经过:

2017年12月,罗女士和亲友来到了位于南昌高新区的新城吾悦广场,开始看中了悦街一间二楼的商铺,被销售顾问李海梅告知单价太高且已被卖出,不得已放弃了这个选择;经过比较之后,最后选择了悦街三楼的一间店铺。

罗女士多次向李海梅确认了上浮利率的事情,一直被告知商铺房贷利率是基准利率上浮10%,即5.39的利率;出于对开发商的信任,罗女士没有多想,交付了定金并于12月9日支付了首付,并签订了预购合同。

002

上浮利率10%存在欺骗?销售:我们说了不算

12月10日,当罗女士咨询办理银行按揭的手续时,却被李海梅告知利率得上浮20%;过了几天又被告知要上浮30%。

“9日交首付前,我还向李海梅确认过利率上浮的事情,她还强调说是可以贷农行银行,上浮10%;10日就要上浮20%,现在是30%的上浮,整体要多付出近4万元”,罗女士告诉记者:“12月3日,李海梅就知道农业银行已经贷不了上浮10%的利率了,却一直欺骗隐瞒;如果告诉了我利率要上浮20%,根本就不会买”。

聊天记录0

记者通过电话向李海梅了解情况,李海梅表示,“银行的利率是随时变动的,不是我们销售说了算的”。

记者咨询了该商铺的准入银行——招商银行南昌分行,工作人员表示:从2017年10月起,商铺的贷款利率上浮已是20%起,而且只贷临街一楼商铺。

而另一准入银行——农业银行高新支行从2017年12月份起,只贷一、二层商铺。

店铺租金缩水一半  销售:你可以选择不租

让罗女士恼火的事不止利率这一件。“去年12月,李海梅跟我们说悦街3楼的租金45元起,我们说太低了吧,她说是刚起步,以后会涨的”,罗女士气愤地说:“后来我们才知道,3楼的租金就没超过45元/平,一直是25元/平,他们为了卖房子,什么都敢说”。

李海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租金是房东罗女士说了算的,如果对租金不满意可以选择不租,也可以等到45元再租。

记者从新城吾悦广场悦街3楼业主和招商部了解到,目前金街3楼的租金为25元/平米左右。

“如果如李海梅说的等到45元再租,起码得等十多年,投资价值远远降低。”罗女士说道。

 

之前看中的二楼“已售出”的高价商铺被后去的朋友买了

文前提到罗女士看中的二楼“已售出”的高价商铺,却被后去的罗女士朋友给低价买下了,这让罗女士更接受不了。

“这就是欺瞒销售,我们看中的二楼那间位置好,却被告知价格高且已售出;没想到却被我们朋友在几个星期后给买了,位置比我们的好,单价却比我们还要便宜”,罗女士无奈地说:“朋友是听说我们买了新城吾悦广场的商铺才去看房的,谁能接受这种欺瞒”。

新城吾悦答应退房却不走流程 一直推诿

种种问题困扰着罗女士,她不断和新城吾悦广场联系,要求补偿利率上浮差价或者退房。经过几个月的沟通与协商,4月16日,南昌新城吾悦广场的负责人张虎答应给罗女士退房,但是却不推进,把这件事又交给了李海梅,李海梅却以种种理由告诉罗女士不能退房。

针对罗女士提出的质疑,记者电话联系采访了新城吾悦广场。19日,负责售后的曾经理回应道:“第一,利率的问题我们也很头痛,所有银行都在上浮,我们也在和银行积极争取低利率;第二,销售顾问对租金的价格销售肯定不敢做承诺,只能说趋势,三楼很高的租金肯定也是没有的;第三,退房是可以的,由于签订了购房合同,要以合同说话,罗女士需要支付违约金;如果有证据证明销售顾问有过错,业主可以举证,由法务部门来判断谁的责任”。

曾经理还表示:我们不建议罗女士退房,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业主可以调换另外的商铺,按现价进行换房;或者寻求其他双赢的解决之道,争取把问题处理好。

南昌市房管局:可以协商退房

4月18日,记者咨询了南昌市房管局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商品房已备案是可以退房的,但需要业主和开发商进行沟通协商;实在协商不通,还可以走法律程序;对于开发商涉嫌存在的问题,可以到其他部门进行投诉反映。

新城吾悦广场又推诿:负责人不见面

4月23日,罗女士应南昌新城吾悦广场负责售后的曾经理邀约见面,协商如何更好地处理商铺事宜;当罗女士到售楼部后,曾经理表示他没有决策权,必须等到负责人张虎来协商。

罗女士从上午等到下午,也没有等到负责人,更没有等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本台记者将继续关注事件的后续发展。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