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英烈“回家”,与26名无名烈士“认亲”

来源: 解放军报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8-04-03 11:33
作为烈士陵园管理员,宋海博也曾见过地方人员慕名来部队烈士陵园寻找无名烈士的。报到次日,他便跑到烈士陵园与无名烈士“认亲”:“这里既是无名烈士的‘家’,也是我们心灵的净土。

原标题:慎终追远,牵挂英烈身后事

3月29日,当第五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被隆重安放于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时,我们的双眼无数回被泪水浸湿,我们的记忆再一次被历史唤醒。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烈士褒扬条例》颁布施行四周年之际,国家以庄严仪式迎接革命烈士回家,饱含的是人民对英雄的礼遇和尊崇。

据不完全统计,自革命战争年代以来,先后约有2000万名烈士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留下姓名。

如今,昔日战场已成沃野平川,前仆后继换来岁月静好,但祖国母亲始终没有忘记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无数忠诚儿女。

近年来,全国拥军优抚安置政策法规不断健全,《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烈士褒扬条例》《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烈士公祭办法》相继出台;今年全国两会,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为我们尊崇烈士、关心烈属提供了更加坚强有力的组织支撑和机制保障。

我们期待,每一颗中国心都会牢记当年荒山掩埋忠骨处,每一名中国人都会关心革命烈士生前身后事,让历史永远铭记烈士名字,让烈属恒久受到社会尊崇。

我们深信,有领袖的深情厚望、有军地的共同期待,“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一定会成为各级各部门的行动自觉,激发出强国强军的磅礴力量。

烈士墓前献花。张国伟 摄

第75集团军某旅倾心守护迁入营区烈士陵园的26名无名烈士——

精心祭扫,照亮英烈“回家的路”

初春的云南,干燥,风大,树叶被吹落一地。

清晨,天微微亮,第75集团军某旅烈士陵园管理员、下士宋海博便早早起床,扛着扫帚来到营区后山的烈士陵园清扫树叶。

一小时后,宋海博放下扫帚,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两根熟练地噙在嘴里点燃,而后轻轻拔出一根,俯身放在离自己最近的49号无名烈士的墓碑前,低声说:“前辈,抽烟了!”

“咱营区的烈士陵园以前是专门安葬本部队烈士的,后来又迁入了26位无名烈士和76位有名字的烈士,他们是2013年迁入咱烈士陵园的。无名烈士墓只有编号,从45号到70号。”宋海博介绍说,“以前这26位无名烈士的墓散落在外,如今他们回‘娘家’了,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要好好照看他们!”说着,宋海博的思绪回到了5年前。

那天,部队组织野外拉练,行军路上经过一冢墓。官兵们走近一看,原来是冢无名烈士墓。由于疏于照看,墓周围已长满杂草。“我的心仿佛被什么给揪了一下。”当时还是新兵的宋海博回忆道。

此后,旅里找地方相关部门了解到,驻地共有102冢零散的烈士墓,其中有26人是无名烈士,不少是在边境自卫反击战中被后送的重伤员,牺牲后被分散安葬在各驻地。尽管地方政府想了很多办法,但由于时间久远,一直无法核实无名烈士信息,当地又没有专门的烈士陵园,一时难以把零散的烈士墓迁到一起集中管理。看着无名烈士墓散落在外,无亲无故,大家心里都很难过。

“不如把无名烈士的墓迁到部队,让他们回‘娘家’吧!”2013年,军地双方商议决定,由当地政府出资,把当地所有零散烈士墓全部迁到部队烈士陵园。

然而,无名烈士“回家的路”并不平坦。此后,每逢清明,都有大量地方人员到部队烈士陵园扫墓,对于来扫墓的烈属,旅里和当地政府总是热心服务,帮助寻找烈士墓、准备花篮、联系吃住事宜等。看着有名字的烈士墓年年都有人来祭扫,无名烈士墓却鲜有人问津,宋海博和战友们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有亲人陪伴,才算是回到家。无名烈士回到部队‘娘家’,还得有亲人!”随后,宋海博和战友们在旅政工网上发起与无名烈士“认亲”的活动。第一个响应与无名烈士“认亲”的是该旅保障部原部长、现已转业到地方的朱云海,他认亲的是45号无名烈士。

记者采访中,恰巧碰到朱云海出差路过该旅营区,赶来祭奠无名烈士。“我家四代都是军人,爷爷是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的。”朱云海动情地说,“现在,我又多了一位烈士亲人,每年不来祭奠一下,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该集团军保障部装备维修处副处长冉景禄认亲的是58号无名烈士。他在该旅任营长时,每逢清明节、建军节、春节,都会给无名烈士扫墓、敬烟、敬酒,陪烈士说说话。一年清明,冉景禄得知58号无名烈士可能来自贵州,便专门跑到炊事班下厨做了一份贵州辣子鸡,拿去祭拜烈士。

作为烈士陵园管理员,宋海博也曾见过地方人员慕名来部队烈士陵园寻找无名烈士的。一位老奶奶经过多方打听后得知,自己的儿子牺牲后被埋在当地,后又被迁入部队烈士陵园。看着26冢无名烈士墓,老奶奶却不知儿子长眠在哪一座墓里,只好伏在一块无名烈士墓碑上,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呼唤:“儿啊,你到底在哪里啊?”老人一边呼唤,一边用头去撞击墓碑,不管在一旁的宋海博怎么安慰,也无济于事。

老人的心碎了,宋海博也感到万分心痛,他默默地用自己的双手紧贴在烈士的墓碑上,让老人的头撞击在他的双手上,哪怕是只能减轻一点点老人撞击的伤痛,宋海博的心里也要好受一点。他轻声地安慰着老奶奶:“老人家,您放心,这里的每一名烈士都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一定会细心地照顾好您儿子,他躺在这里也算是回家了!”

如今,该旅官兵虽然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每一位无名烈士始终有“亲人”照看,每一冢无名烈士墓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墓前均摆放有祭品。上等兵袁荣傲转隶到该旅后,也成为一名烈士陵园管理员。报到次日,他便跑到烈士陵园与无名烈士“认亲”:“这里既是无名烈士的‘家’,也是我们心灵的净土。照顾好每一名烈士,就是守护好我们心中的家园。”(马飞、尹弘泽、罗宇飞)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