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夫妻开店谋生1年只休4天 妻子:我就是你的左手

来源: 广州日报 编辑:张丽 发布: 2018-03-27 16:23
王植荣和王美婷都是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人,两人来自同一个村,如今同样是48岁的年纪。1995年,两人经乡亲介绍而相识相知。

王美婷

王美婷

一对残疾夫妻的日常奋斗

王植荣和王美婷都是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人,两人来自同一个村,如今同样是48岁的年纪。1995年,两人经乡亲介绍而相识相知。结婚二十三年来,曾经历车祸意外和生意亏本的沉重打击,夫妇俩从老家辗转多地发展,最终来到广州。

尽管身体都有缺陷,但夫妇俩相依为命,用爱和信任撑起了一间二十平方米的干洗店,得以在广州扎根。

几年下来,干洗店的业务越来越多,老顾客纷至沓来,在淡旺季交替的广州,王美婷学会了跳舞,王植荣也能够生活自理。爱笑的她,话不多的他,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积极谱写着一曲拼搏之歌。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逸男

在广州番禺的碧桂园小区旁,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商铺里,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干洗店。六七年前,王植荣在妻子同学的帮助下盘下了这家店。店内外的装潢和设备略显老旧,多年来夹杂在周围霓虹闪烁的新式商店中。

但这个小小的干洗店里囤积的,不只是上上下下挂满的各色衣物,还有他们艰苦的过去,更有周边顾客的信任以及可以展望的未来。

点击进入下一页

王植荣

结识:

你不嫌,我自不弃

王植荣为人话不多。生意不忙的时候,他就坐在店前的板凳上抽支烟,或者在店内小睡一会。一张稍显瘦削的脸上挂着平淡的面容,连走路也是缓慢踏实的,衬衣下一条空荡的手臂并不明显。

提起过去,他微微一笑,显得“云淡风轻”。和当年的许多农村子弟一样,他13岁就早早出来打工,拉矿、打包装,挣“一天七八块的工资”。王植荣就这样在山区和县城之间兜兜转转,转眼便到了结婚的年纪。

仙居县“八山一水一分田”,村落人家分散得开,结婚前不久,王植荣才在村民安排下见了同村的王美婷。彼时,这个25岁的姑娘患先天腭裂,从小没有医治,和人交流只能靠写字和手势,但是初中懂事之后她便不再自卑了,因为没有人看不起她。她兴奋地提到自己当年成绩很好,老师都喜欢她,“有次班主任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说话的问题,还想让我当班长。”她一直读到了高中毕业。

2000年,浙江省为先天缺陷的腭裂者提供了免费治疗。在那之后,王美婷除了无法发出部分声音,也能让人倾听她的想法了。

婚后几年,美婷一直跟在王植荣的身后。丈夫在老家接受培训考取职业技师资格证后,两人便辗转去了上海做干洗店生意。之后丈夫遭遇车祸断臂、加上生意沉沦等重大打击,两人仍然相互扶持,恩爱如初。她还记得对王植荣的初次印象,“他人很好,从来不说我。既然他都不嫌弃我,我有什么好嫌弃他的。”

坎坷:

我就是你的左手

王植荣的左手是自己做主锯掉的。

2011年过年前,在上海几个店面做了十来年干洗业务的夫妇俩回到老家。王植荣替亲戚跑起五金店生意。有一天,王植荣驾驶着亲戚未上保险的面包车,拉着满满一车货上了高速公路,没想到随后便遭遇严重车祸。车祸后四个小时,他才被送到医院做手术,“当时血都快流干了”。一路上,严重负伤的王植荣脑海里惦记的全是还在读书的小孩,当医生看到他时大呼奇迹,王植荣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手保不住”。王植荣那时没有多想,自己主张锯掉。妻子王美婷和他的三个兄弟在医院守着,直到晚上睡觉他才敢偷偷掉眼泪。

在台州市医院住了三天,王植荣就要求出院,为了省钱,在县城医院又吊了两天的盐水。手术一星期不到,他已经跑出去做事。过年前说好接下阳江的一片养虾塘,加上原有的积蓄,王植荣借了六七十万元准备大搞一番,不愿意耽搁。于是王美婷也一路相随来到广东。

然而时运不济,不到两年,虾塘生意血本无归,夫妻俩只好又跟朋友借钱做回老本行,在老乡帮助下,才盘下了广州碧桂园旁边的小店,但依然欠着一身债务。

说起刚到广州的头两年,王美婷直摆手,“不能说,眼泪要出来了。”大笑声中是掩盖不住的哽咽。一开始赚不到钱,夫妇俩一天就煮点稀饭,就着从老家带来的梅菜干吃,等生意好点才去市场买菜,就这样吃了两三年。

不多话的丈夫也忍不住感慨,“她一直跟着我,现在很多活也只能让她做了。”店里的业务需要王美婷一天到晚忙个不停。缝纫、收发衣服、熨烫这些由她处理,而有难度的大衣清洗、皮衣上色则需要王植荣帮忙。一日三餐由王植荣操持,甚至为洗净的衣物套袋,他单手也能操作,“慢慢锻炼出来了。”

对于那次车祸,王美婷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能保命已经算好的了”。她喜欢在自己的网络空间记录生活和感悟,一句“我就是你的左手”,她常大方地告诉身边的朋友。

谋生:

一年只休息四天

干洗店取名“公平洗衣”, 本来只有一层,王植荣加了个楼梯隔开一层。

店内有两台干洗机,一台旧缝纫机,一张熨烫台和一张躺椅。内间有简易灶台可以做饭,洗手间和洗衣机也都是“标配”,王美婷乐呵呵地说,“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每天早上七点开门,两人便开始打扫卫生、摆放衣物、分类洗衣、悬挂、处理熨烫。大部分衣物需要干洗,而每天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最忙,直到晚上十一点关门,两人才能回到出租屋里。

过去在上海,有时一晚上要洗上百件衣物,两人洗到凌晨一两点都忙不完。“广州和上海不一样,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是淡季。”这时候,美婷就接洗一些衬衣,做些简单的手工活,例如缝缝补补,改短裤脚之类,这些她权当“业余爱好”。

一天到头,王美婷基本上都守在店里,有的顾客衣服一放就走了,有的也喜欢和她说说笑笑,“我特别喜欢跟人聊天。”遇到顾客听不清楚她说话时,她就讲慢一点,或者随手写下来。

每年下来,只有大年初一到初四,干洗店会关门歇业几天。当初花了二十几万接手下来,加上一个月四五千的店租,现在夫妇俩的收入几乎都拿来还债,但他们依然很乐观。

信誉:

老顾客跨几条街来洗衣

几年下来,这家老旧的小店积累了不少顾客。大家口口相传,上到八十来岁的阿姨,下到穿着时髦的小年轻都会来光顾。

而送过来的衣物里也有不少“难啃的骨头”,如难处理的棉衣、发霉的帆布包、掉色的皮衣,难洗的内衣等,店里也都接下来。“不同的衣物要看面料,看牌子。”干了二十来年,王植荣擅长处理各种刁钻的衣物问题。

他最拿手的是皮衣上色,这个活的重点是调出合适的颜色,“有时候一上午都调不出来。”偶尔他们也会碰到价格上万的名牌衣服,“不管压力不压力,接手了就不在乎。” 对于每件衣物,夫妇俩都尽力处理到顾客满意的程度,“洗不掉不满意的,可以去投诉。”

除了新洗的衣物,店铺的上层柜架里也装了不少洗净的过期衣物。“有的人是忘记了,很久也不过来;有些人送完衣服就去外地了,打电话过去发现电话都改掉了。”这些衣物对他们而言没有价值,但又联系不上,只好整整齐齐摆放在店里,盼望顾客哪天回来取。

技术过硬加上夫妇俩为人坦诚,小店的老顾客到处都有。“有的搬到大石了,还会找我们上门收衣服。”王植荣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乐子:

我做饭来你跳舞

尽管两人的生活都围绕着这间小店,近几年来也新添了不少乐子。

几乎每天,王植荣会回到出租屋里做晚饭,送给守店的王美婷。虽然有时要到八点才能吃上,她也很满足,“他烧的菜我都喜欢吃。”

今年过年,丈夫回了趟老家仙居,给她带回不少老家的特产,说起故乡,王美婷喜欢把它称为“仙人居住的地方”。

生意慢慢好起来后,王美婷给小店添置了电风扇、电视和电脑。“老公觉得无所谓,我喜欢就自己安排了。”她爱看网络上的跳舞视频,看电视则爱看法制频道,“学点法律知识,也能知道哪些该做哪些是不该做的。”

由于喜欢聊天交友,王美婷也找到了她目前最大的乐趣——跳舞。

2014年,有个喜欢跳舞的老顾客过来洗衣服,给王美婷介绍了一个舞蹈群,从此,拉丁舞、交谊舞、桑巴舞她都学得有模有样,“所以你看我现在就很开朗。”

王美婷一直很爱笑,她喜欢别人叫她小王或者老板娘,“不要叫阿姨,叫老了。”爽朗的笑声时常弥漫这家小店。

如今,他们23岁的儿子也在广州工作,不时都会来看看父母。“我们不希望给他添负担,他自己能好好过下去就行。”

对于未来,两人想把这家夫妻店继续做下去。王美婷还希望能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多走走,“有机会的话还想去参加跳舞比赛。”

猜你还想看:

男子托人违规办残疾军人证白花4万 打官司讨回2.5万

退伍的邓某为了享受到该证带来的便利,找到“有能耐”的战友非法办理。不成想,非但证件没有办下来,邓某还为此支付了大量现金。

2018-03-22

小伙双臂残疾却仍自食其力 每天工作12小时卖炒面

近一年多来,在河南栾川县君山广场附近,总能看到一个不足三平米的炒面摊位。因为味道好、分量足,炒面摊每天围着很多人。

2018-03-15

兰州16岁女孩离家出走 残疾母亲12年日日盼女归

12年前,家住七里河兰工坪的16岁女孩张作荣向父亲要5毛钱买早点,结果遭到父亲毒打。女孩从此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

2018-01-04

北京残疾送餐小哥:“嘲笑和同情,我都不需要”

近日,有网友发微博称点外卖后接到几个无声电话后被直接挂断,反复多次让他以为是有人恶作剧,还忍不住发了脾气,事后才得知因一个聋哑的送餐员给他发送多条信息未得到回复才有此举。

2017-12-18

残疾夫妻西安街头唱歌挣路费 心愿:周游中国

从河南安阳出发,她和丈夫边走边唱。“我俩的心愿是骑摩托周游中国。走到哪座城市,我就在街头唱唱歌,大家会给我们点路费,我们准备就这样完成自己的心愿。”

2017-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