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一枚公章的困惑——江西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观察之三

来源: 江西日报 记者:江仲俞 黄继妍 刘佳惠子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7-12-27 09:10
南昌县行政审批局局长黄华明告诉记者,为打破“信息孤岛”,实现部门信息共享互联,县行政审批局正在对接一些大专院校和IT企业,拟建立信息共享审批服务平台,但即使建立起来了,也只能解决“县级通”的问题,与上级职能部门的审批系统对接仍存在障碍。“这对我们审批局来说是个好消息。

一枚公章管审批,作用大、反响好;从20多枚公章到1枚公章,一路走来,披荆斩棘。但是,当拥有这枚公章时,改革试点地区却遇到了不少困惑:人才紧缺、协调困难、公章权威性遭质疑、数据共享难等等。

消除这些困惑,考验着改革者的智慧和担当。

专业人才缺,用上“土办法”

在南昌县、瑞金市、吉州区、资溪县4个试点地区“一把手”的强力推动下,不少职能部门的专业人才进入行政审批局工作,保证了工作的延续性,但是专业技术人才短缺现象依然十分严重。“如果把我们看中的业务骨干全部要过来,那么一些职能部门就没办法运转了。”资溪县行政审批局局长林红霞说,县里只能把职能部门新招的公务员调过来干活。身份认同感也影响了人才流动,在吉州区,行政审批局看中了15人,到位的只有13人。

人少事多,压力自然加大。资溪县行政审批局市场准入科科长陈大华说:“我在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部门干了20年,工作轻车熟路,现在到了行政审批局,要同时熟悉8个职能部门的业务,每项业务都很繁琐。审批有倒查机制,出不得一点差错,压力确实很大。”

为解决人才短缺问题,各试点地区动了不少脑筋,用上了“土办法”。资溪县行政审批局为了把人才留住,专门成立了一个下属事业单位——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瑞金市则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法,聘用了37名工作人员;吉州区正在筹建一个专家库,由职能部门和社会中介机构的专业技术人才组成,行政审批局负责专家库管理。

这些“土办法”,是试点地区的创新之举,值得肯定。要解决专业技术人才短缺问题,还需要为改革者创造良好环境,健全合理顺畅的人才流动机制,向用人主体放权,为人才松绑。

协调难度大,多打“感情牌”

“行政审批局就像乡政府,下面一根针,上头千条线。”资溪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傅武彪认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有“三难”:左右协调难、上下协调难、线上线下协调难。比如,审批盖章前需要现场踏勘,行政审批局刚成立,踏勘人员严重不足,如果没有职能部门配合,踏勘工作将无法进行,继而延迟审批时间。

有一次,吉州区行政审批局法规股股长高锷萍受理了一项《食品经营许可证》申请,按程序提前一天与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某分局沟通,约定次日联合踏勘。第二天他赶到这个分局,对方却说没时间。有的试点地区,原审批职能部门干部思想不通,认为既然成立了行政审批局,事前踏勘就是行政审批局的事,他们只能“传帮带”几次,不可能长期帮忙。

采访时,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普遍反映,想进入原审批职能部门的网上业务平台,拿不到授权;想了解最新的部门政策也很困难——相关上级部门不会发文给行政审批局,因为行政审批局不是这些部门的下级单位。

就连领取空白证照,也遇到不少麻烦。

“没有空白证照,有公章也没地方盖。”瑞金市行政审批局市场服务科工作人员钟舒臣说。11月5日起,赣南脐橙陆续采摘,种植户都要在此之前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钟舒臣手里的空白许可证用完了。他四处打听,得知于都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有空白许可证。于是,他开私家车来回跑了150多公里,借了30份,赶在11月5日前为种植户办好了证。在试点地区,证照奇缺问题普遍存在,有的用完了没有地方领,有的有编号不能自己印,有的勉强领到了,数量却非常有限。

碰到这些问题,行政审批局大多打“感情牌”,或用“老关系”,或卖“老面子”。资溪县要求每个职能部门有一名领导担任行政审批局的联络人。但联合踏勘时,难度还是很大,有时需要分管县领导甚至县长、县委书记出面协调。为了确保审批工作准确、高效,行政审批局想方设法和职能部门保持热线联系,主动参加职能部门的培训,通过电话或微信等及时询问政策变化。需要与省、设区市接洽的,请职能部门出面沟通协调。

“放管服”改革实质上是政府的自我革命,都有一个“痛”的过程。“感情牌”不能一直打下去,而是需要建章立制,明确各自职责所在,从思想上解决“对审批迷恋、对监管迷茫”的问题。

担心不互认,章外还有章

一枚公章作用究竟如何?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7月21日,吉安人张良根从吉州区运送一车木材到浙江。他随身携带的《木材运输证》,保证了他一路畅通无阻。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个《木材运输证》上盖了两个公章,除吉州区行政审批局的公章外,还有一个是区林业局的公章。负责办证的区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肖美珍说:“按规定应该是一枚公章管审批,但我们担心地方审批局的公章到了省外不管用,就保留了林业部门之前盖好的章子。”她补充说,运输证上林业部门的公章,是这枚公章封存前就在空白运输证上盖好了的。“只有50张运输证预盖了林业局的公章,这50张用完后,就只能盖我们审批局章子了。”肖美珍说,“希望外省能够互认。”

吉州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彭智敏说,《教师资格证书》《职业资格证书》等,严格来说,要有教育部门、人社部门盖章才能全国通行。盖行政审批局的章,省外到底认不认?虽然行政审批局的成立是有法律依据的,但他还是有些担忧。

“章出多门”,束缚了市场活力,增加了行政成本和社会成本。推动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就是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形成经济发展的持续内生动力。章外有章是无奈之举、权宜之计,最终还是要靠一枚公章“闯天下”,这样改革才能真正大步向前。

数据共享难,“二次录入”烦

12月5日一大早,某IT企业江西公司电子政务产品营销负责人谌小明,来到资溪县行政审批局查看系统运行情况。他说:“政务服务最难的是‘通’。行政审批局虽然是‘一窗式’受理,但目前使用的信息化系统有很多,有县里的、有市里的、有省里的,还有国家部委的,有的部门还有好几个。”

省信息中心副主任吴俐告诉记者,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统筹规划、顶层设计,但试点地区不能有“等靠要”思想,要主动作为。

资溪县行政审批局是这样做的:一是多次向省市层面反映问题;二是为了及时将数据传输到职能部门,通过二次录入的办法,扫描所有纸质材料,让职能部门第一时间看到审批局的审批件。林红霞说,虽然二次录入的办法笨了点,工作量增加了许多,但他们还是要去做。

南昌县行政审批局局长黄华明告诉记者,为打破“信息孤岛”,实现部门信息共享互联,县行政审批局正在对接一些大专院校和IT企业,拟建立信息共享审批服务平台,但即使建立起来了,也只能解决“县级通”的问题,与上级职能部门的审批系统对接仍存在障碍。

12月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年底前初步实现国务院部门40个垂直系统向各级政务部门开放共享数据。“这对我们审批局来说是个好消息。但真要推动政府信息共享,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黄华明说。

攻克“数据壁垒”“信息孤岛”,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思想问题,不是一地的问题,而是全国性难题。必须自上而下改革,全国、全省一盘棋。数据不仅要对行政审批局开放,而且要对老百姓、企业开放,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网上审批,让群众“一次不跑”。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