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一枚公章的脚步——江西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观察之二

来源: 江西日报 记者:江仲俞 刘佳惠子 黄继妍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7-12-26 09:07
南昌县等4个行政审批局在组建过程中,就考虑把过去涉及职能部门正副职签字的事项全砍掉。吉州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彭智敏说。各行政审批局在试运行过程中,一切以便民利民为出发点,边“走”边改,把事情办实办好。

黄华明从南昌县科技局局长转任行政审批局局长,已经8个多月了,这些日子,每一步都走得不轻松。他深知肩上的担子有多沉,作为全省首批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县核心机构的“一把手”,挑起的是啃下政府职能转变“硬骨头”的重任。

南昌县审批章,从27枚减至1枚;吉安市吉州区审批章,从23枚减至1枚……改革的背后,是一步步闯关的过程。

主动要求改革,起步早步子稳

2017年4月19日,南昌县行政审批局成立。

“省里提出这项改革试点之前,我们就已经起步,提前向省里申请。我们是主动要求第一批试点的。”南昌县委书记胡晓海说。

瑞金市、吉州区、资溪县与南昌县的选择一致。“我要改”的背后,是四地借助行政审批改革再进位、谋突破的决心。

资溪县行政审批局局长、行政服务中心主任林红霞说:“今年4月,我们县获批组建行政审批局。当时我认为难度很大,就去问县委书记、县长,是真改还是假改?他们说肯定是真改。我才撸起袖子大胆干。”5月23日,资溪县正式挂牌成立行政审批局。“我们的办法是小步快走,先易后难。”林红霞介绍,县领导每星期召集各部门“一把手”开调度会,先选择市场准入、社会事务两大领域71个事项,作为第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划转到行政审批局,涉及14个部门。县委、县政府明确指出,调入行政审批局的人,必须是各单位的骨干力量。县里对各单位45周岁以下的人员进行摸底并考核,选定人员后,连人带编一并划入行政审批局。10月10日,行政审批局第二批人员到位。12月1日,第二批108个行政审批事项划转行政审批局。12月21日,该县鹤城镇泸声村司前二组周春生等9户村民,领取了由县行政审批局投资项目科颁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与南昌县、资溪县、吉州区不同的是,瑞金市是我省首批纳入省直管县体制运行的县级市,行政审批事项相对较多。为此,瑞金市在规划建设行政审批局时,起点高、步子大,投资近1亿元,打造了占地2万余平方米的“市民之家”,行政审批局和行政服务中心在一栋楼里办公。资溪县对行政服务中心进行扩容,同时挂上行政审批局的牌子,将最好的位置留给行政审批窗口。

改革动真碰硬,步子不容徘徊

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说到底,行政审批改革就是动“权”、动“利”。要切实提高下放审批事项的“含金量”,必须动真格。

“改革中确实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阻力,特别是在挂牌前,大家的接受程度、配合程度参差不齐。”吉安市吉州区委书记朱谋俊说。

吉州区行政审批局大厅有一个展示柜,封存着原来分散在各职能部门的23枚审批专用章。但在封存之前,存在少数部门不愿“交权”现象:在划转有关审批事项时,有3个局签了字、盖了章,却没有准时上交公章,单位“一把手”要么推托不知道这件事,要么在关键时刻反悔,不同意划转。

怎么办?区里对他们进行了约谈,区委领导及组织、纪检监察部门负责人参加,撂下“狠话”:“谁办不了这个事情,就请办得了的人来办。”

交权是这样,给人也是如此。“我们事先摸底,确定一个大名单,搞清楚需要划转的194项行政许可事项,在23个职能部门到底需要多少人办理;之后再确定一个小名单,与职能部门进行沟通,尽量让入围的人都调进来。”吉州区编办主任欧阳小芳介绍。

“可以划转的,必须无条件划转;审批局业务人员,职能部门要无条件培训好。”吉州区副区长管萍介绍,事项划转最终做到了应划尽划、应转尽转。

“干部的思想有个转变的过程,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无条件支持,因为改革是大势所趋,改革成果也初步显现。”朱谋俊说。

“权责是一体的,审批权交了以后,我们并不感到失落,反而倒逼我们腾出时间,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在南昌县采访时,县发改委、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的干部体会一致。今年11月,仅南昌县行政审批局就联合县卫计委发文,注销了25家医疗机构的执业许可证。瑞金市房管局副局长宋贤椿认为:“组建行政审批局的过程,也是为我们减负的过程。原来‘筋疲力尽’,现在开展事中事后监管更有精力了。”

“改革肯定会有阵痛。”省编办审改处干部金煜表示,“我省审批局改革刚起步,要让试点地区先干起来,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改革不畏难,瑞金市行政审批局局长陈泽贵说:“组建审批局几个月来,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失败了,我们多摸一块石头又如何?”

精简增效利民,步步“踏石留印”

审批更加简便、监管更加有效、服务更加优质,让群众和企业有更多的获得感,是行政审批改革的初衷。

从20多枚公章到1枚公章,发几个文件、开几次会议就能办到,而要把审批环节和审批时间减下来,却要做很多“功课”。

审批权“平移”,只是改革迈出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对相关事项逐一梳理,详细制定流程和规范,列出服务标准和承诺时限,探索新的审批流程……

行政审批局成立之前,很多审批件最后要到职能部门主要领导手上签批。如果领导没空,签批件就会一拖再拖。南昌县等4个行政审批局在组建过程中,就考虑把过去涉及职能部门正副职签字的事项全砍掉。资溪县审批“瘦身”后,工作时限从1929天压缩到965天,减少了964个工作日,压缩50%;审批人员从125人精简到26人,压缩比例达79%。瑞金市编办审改科科长谢清灵介绍,瑞金在划转事项方面比较彻底。市里成立工作组,重新梳理和简化流程,大多数单个审批事项由6个环节压缩到2个环节。

省编办审改处处长万利英认为,事项集中或不集中,最终要以方便老百姓为原则。吉州区审批流程再造后,形成了“一口受理、合并审查,一章审批、限时办结,一次出件、审管结合”模式。这样一来,前台业务量猛增,237项审批服务内容,每个前台工作人员都要基本熟悉。“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锻炼了员工。”吉州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彭智敏说。

各行政审批局在试运行过程中,一切以便民利民为出发点,边“走”边改,把事情办实办好。瑞金市有一个“大章改小章”的故事:《道路运输证》还没有巴掌大,行政审批局的章子盖下去,占了证件的一半。瑞金市运管部门提醒行政审批局,原来运管部门的审批章只有1元硬币那么大,改成大章子,怕在省外不管用。行政审批局觉得这个提醒好,费了一番周折,重新刻了一枚小公章。瑞金市行政审批局交通城管科办事员杨妮说:“那阵子我们很着急,想赶快把这枚小章子刻好,因为好多业户是贷款买的车,耽误一天,他们就损失几千块钱。”

一枚公章的脚步,烙下了创新的印记,见证了改革者的良苦用心。比如并联审批,过去幼儿园办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应先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同时还需取得营业执照,而办理营业执照时又需先取得《民办学校办学批复》。这样的办理程序导致审批时进入死胡同,申请人要反复跑几个部门,而现在,可以3个证同时向行政审批局申请办理。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