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人民教师支月英:坚守中国山村教育梦

来源:央视网 编辑:李柳瑶 发布: 2017-02-15 18:13
在江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一名从城市来的女教师。36年前她不顾家人反对,只身来到这个离家两百多公里,离乡镇45公里,海拔近千米且道路不通的泥洋小学,从此扎根于此,再也没有离开。

央视网消息 在江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一名从城市来的女教师。36年前她不顾家人反对,只身来到这个离家两百多公里,离乡镇45公里,海拔近千米且道路不通的泥洋小学,从此扎根于此,再也没有离开。

她就是支月英。从19岁到55岁,从“支姐姐”到“支妈妈”,再到现在的“支奶奶”,从少女到年过半百两鬓斑白,她就像一颗树,守望着深山中的孩子们,为这片贫瘠的土地带来希望。

为了山里的孩子

1980年,19岁的支月英第一次到泥洋村时,先坐了2个多小时的汽车,再徒步走了2个多小时的山路。

有人问她:“这么偏的地方,就从来没想过要离开?”

她只是笑笑:“何尝不想呢?可是我走了,山里的孩子怎么办?”

山里的孩子也应该接受好的教育,这是支撑支月英留守深山的精神支柱。她明白教育对山区孩子的特殊意义,“山里的孩子们与外界接触很少,掌握知识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希望。”

支月英在这座大山之间,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唱歌跳舞,认识大千世界。贫穷的山村并不是世外桃源,山村的教育更显落后,但艰苦的条件并没有难倒支月英。备课,上课,批改作业。支月英以校为家,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教学中。为了让山里的孩子更多地了解外面的世界,她50岁后开始学习制作课件,从网上下载丰富的学习资料。

穷山村的学校破烂不堪,她买了材料,把教室修好,把冬日刺骨的寒风拒之窗外,学生在教室里暖洋洋的。学校不通班车,每逢开学,孩子们的课本、粉笔等都是支老师和其他几位同事步行二十多里的山路肩挑手提运上山的,一趟下来,腰酸腿疼,筋疲力尽,双脚都磨出了泡。山村的家长重男轻女,不让女孩读书,支老师就一家一家地走,挨家挨户与家长谈心,动员家长把孩子送来学校,没让一个山村孩子辍学在家。

村民都说,“支老师是我们这里的恩人啊,三十多年了,孩子的教育都靠她。”她却想得很简单:“这里的条件虽然很艰苦,但如果人人都想往山外跑的话,那山里的孩子怎么办呢?我是个人民教师啊,我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把这里的孩子教好。”

坚守山村教育梦

一人一校的工作特别辛苦。长期超负荷工作,支月英这些年常常头晕眼花,她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声带结节等病症。2006年因视网膜出血,她的一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一般人看我精神状态蛮好,看不出我患有这么多病。”支月英语气轻松,似乎是在介绍别人的病情。

2003年10月18日上午,正在讲课的她身体剧烈疼痛,几位家长迅速把她送往医院,医生诊断她身患胆总管胆囊结石,并马上进行了手术。住院的几天,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学生。刚刚出院,就立刻回到了学校。

考虑到支月英的身体,2012年,组织上再次决定调她下山到镇里的中心小学。此时,比泥洋小学还要远10多里的泥洋村白洋教学点没有老师,村民联名写信请她去任教,几乎想都没想,她拎起行李就去了白洋教学点。

别人都往山下调,她却往山上钻。得知她的这个决定,支月英的家人很不理解,心疼地说:“你也年过半百,身体又不好,就不要去白洋小学教书了。”她却乐呵呵地说:“30多年都这样过来了,白洋的孩子需要我,我怎能打退堂鼓呢?”

一到这个深藏在大山之中的村庄,支月英就走家串户,了解村里孩子们的上学情况。为了让白洋村的孩子们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她一个人开设了全科教学、快乐读书等特色教学。

支月英的到来,给白洋教学点带来了新气象,校舍从土坯房变成两层的楼房,还新添了乒乓球台和游乐设施。很多家长当年就是支月英的学生,他们纷纷把已经在外就读的孩子转回白洋教学点。

2016年,已经55岁的支月英到了退休的年纪,她的去留一直是村民最关心的问题。村民们心情都很复杂,既希望她能一直坚守,又担心她的身体。然而支月英自己倒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她放不下山里的孩子,担心没有新的老师愿意来。“只要身体允许,我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