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党和国家献出最后一滴“血” 九旬老党员、抗战老兵携子签署遗体捐献自愿书

来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记者:胡康林 编辑:陈大圣 发布: 2015-07-01 12:15
在南昌市三医院血透科的病床上,90岁高龄的老人刘义忠正端坐着整理着自己抗战时期得过的勋章。这位已有70年党龄的老党员,在中国共产党94岁生日之前,在病榻前完成了自己最后一个愿望——成功签署了遗体捐赠书。而他的儿子刘辉在他的带动下,也在同一天和他一起加入倒了遗体捐献志愿者的行列。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7月1日南昌讯(记者 胡康林)在南昌市三医院血透科的病床上,90岁高龄的老人刘义忠正端坐着整理自己抗战时期得过的勋章。这位已有70年党龄的老党员,在中国共产党94岁生日之前,在病榻前完成了自己最后一个愿望——成功签署了遗体捐赠书。而他的儿子刘辉在他的带动下,也在同一天加入遗体捐献志愿者的行列。


90岁高龄的老人刘义忠整理抗战时期的勋章

刘义忠,河北唐山人,1944年入伍当兵,参加抗日战争。“入伍宣誓喊得就是‘抗日到底’。”在刘义忠的印象中,入伍抗日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他对自己曾参战杀敌而感到自豪。“日本鬼子在家乡烧杀掠夺太厉害,我就想着去当兵抗日。不过一开始家里人都不同意,我就偷跑去了,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哭着找了几个月都没找到我。”

刘义忠回忆说,刚参加抗日战争,他被分配到了锄奸科。“锄奸科是专门抓汉奸的,给日本鬼子送情报的汉奸,抓到就杀。汉奸多可气啊,哪个老百姓见了不想杀了他们?”随后,因为战场需要,刘义忠又报名参加了敢死队,并参加过多次战役。

“我第一次打日本鬼子就是在我们县城,县城那个炮楼3、4米高啊,怎么上去啊,那会儿也没有大炮,部队就组织了敢死队,我们就自己报名当了敢死队员。”刘义忠拿起手中的一块勋章,细细的讲诉着那场刻骨铭心的战役。

“我们那时候没有东西(装备)啊,就只有一个我们八路军给它取的名叫‘土坦克’,就是我们吃饭的那个八仙桌,四条腿那个桌子,把这个桌子上铺上四床棉被,然后拿水浇湿了,我们钻到桌子底下去,顶着这个桌子到炮楼底下,再拿炸药炸。”刘义忠说,经过几次不断的尝试,最终将炮楼打掉了。


刘义忠老人的荣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结束。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不顾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以围攻鄂豫皖宣化店为中心的中原解放区为起点,相继在晋南、苏皖边、鲁西南、胶济路及其两侧、冀东、绥东、察南、热河、辽南等地,向解放区展开大规模的进攻,解放战争全面爆发。

“这个是中南解放纪念章,这个是东北解放(辽沈战役)纪念章,这个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特别是这个,三级解放勋章……”刘义忠坐在病床上,手中不停的擦拭着这枚特别珍贵的勋章。“这是1950年得的,团级、营级及其相当干部才有,你是个连长都没有。”刘义忠回忆说,解放战争初期,他被调到了部队做了一名通信员,后来当了司令部通信科的科长,才得到了此枚勋章。

刘义忠撩起裤腿,指着右腿大腿处。“大腿里还有炮弹皮,没有取出来。是当时(解放战争)打四平战役时受的伤,现在成了三级残废,国家给发残疾金。”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同年11月,刘义忠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成立以后,刘义忠被调去了防化科当化学兵,1983年转业后来到了南昌,在江西氨厂工作。“解放以后就成立科学兵、特种兵、化学兵,我被调到了化学兵学校去学习,后来转业的时候因为我是搞化学的,就把我调到了这个化工厂。”


刘义忠的儿子刘辉照顾老人

7年前,刘义忠被检查得了高血压,于是便经常在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年初,这位老党员又被查出患有慢性白血病。于是,他跟孩子们提出自己死后将遗体全部捐献给国家的想法。“入党宣誓的时候我记得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说要为党和国家献出最后一滴血,现在我就打算把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我的遗体一并献出来,捐给国家。”

除此以外,刘义忠还告诉记者,他打算捐献遗体,还受到了龚全珍老人的影响。“我原来就有这种想法,我一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就说献出最后一滴血来,特别是看到甘祖昌少将的夫人龚全珍也签了遗体捐献书,就觉得同样都是老同志,应该响应国家和党的号召,把有用的部分全部捐献出来,为社会做最后一点贡献!”

刘义忠的儿子今年也年过半百,以前在工厂工作时出过意外,导致右胳膊全部截肢,后又遭遇一次车祸,导致他腿上也落下残疾。虽然生活坎坷,但刘辉却很乐观。此次得知父亲想捐献遗体,他也表示一万个支持。


刘义忠老人签署遗体捐献自愿书

“我父亲老早就想献出遗体,当时家里都不主张,我跟我父亲一直都是一条心,他说什么我都听。我敬佩我父亲,你看我父亲的脸,有个疤,就是我79年出车祸我父亲在上楼梯时摔的,我一直记得。”说着,刘辉变得有些哽咽,眼眶充满了泪水。刘辉说,他一直和父亲关系很好,无论父亲做什么决定,他都支持。

今年6月26日,刘义忠在病榻前庄重地把自己的名字签在“遗体捐献志愿登记表”上,他的儿子刘辉在父亲的带动下,也主动加入到了遗体捐献志愿者的行列。父子二人的这一善举,感动了现场所有人。“我说你会后悔不,有什么想法,他说没有,他说有这么多人都这样做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所以他很乐意这样。”江西省红十字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协会副会长李锦南在接过两父子的自愿书后,向父子俩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