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教师怎样阅读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丽琴 发布: 2015-04-28 10:03
数字化时代教师怎样阅读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老师的阅读和学习方式,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代英才。曾有学生如是记载老师陆九渊教学和读书:“平居或观书,或抚琴。佳天气,则徐步观瀑,至高诵经训,歌楚辞,及古诗文,雍容自适。虽盛暑衣冠必整肃,望之如神。”先贤读书,虽不拘于时间场地,但拘于载体,纸质书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唯一的大众阅读方式。不过随着互联网、移动终端的迅速发展,电子化阅读开始占用教师们更多的阅读时间。近日,有媒体发起一项“数字化时代,老师是如何阅读的”调查,结果显示,61.4%的受访者花在数字化阅读上的时间比纸质阅读时间更多。作为人类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如今越来越被数字化所取代。

油墨香挡不住数字化

在记者的访问中,即使是比较喜欢纸质书籍的老师,也坦承数字化阅读成了必不可少的读书方式。

江西中医药大学教师张安然在学生时代很爱读书,他曾说:“读书,让我走出大别山。”在南昌念研究生时,他的阅读方式比较单一,走哪儿都带着一本书。几年过去了,他已经有了四种阅读方式——在书桌前摊着纸质书,在公交车上拿着手机,在床上捧着平板,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文字的美感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只是知识的表现形式愈加丰富。

“纸质书才能让我有在读书的感觉,但是现在每天海量资讯,必须通过移动终端获取。”除此之外,张安然还通过手机和平板读小说,“读小说是为愉悦心情,电子书籍普遍比较便宜甚至免费,我当然愿意花更少的钱来获得更多的快乐。”

通过对身边老师的观察,张安然发现,同事们也像他一样,电子化阅读早已深入日常生活。在一份有4057位教师作为参与者的调查显示,2475位受访者表示,平时花在数字化阅读上的时间比纸质阅读时间更多,比重超过61.4%。

井冈山大学庐陵文化研究中心丁功宜教授如今对电子化阅读的偏爱就超过了纸质阅读。“我比较喜欢用电子化阅读,存储空间大,便于携带,便于检索。”几个月前,记者走进他的办公室时,尽管《全宋文》等书籍摆满了书架,他还是在用电脑看书。“方便做笔记。现在论文的输出,就是用电子化的手段。阅读通过电脑,写论文也通过电脑,这样就减少了一个中间转换的环节。”

在后信息社会的宏阔背景下,比较讨论纸质书和电子书谁更有市场,只是大数据浪潮冲击各种传统习惯的一个小小缩影。当阅读载体可以选择时,人们自然选择了更为便捷的一种。传统的读书习惯与数字化的阅读方式常常发生矛盾,处在阅读习惯变革中的一代人会怎样去选择,去适应,也是教师们一直在思考问题。同时,这给如何教育下一代带来了新的思考。

仍希望学生坚持纸质阅读

尽管教师们已经渐渐离不开数字化的阅读方式,但上述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教师不支持或不太支持自己的学生进行全数字化阅读。

丁功宜教授表示,我喜欢电子化的阅读,同时希望学生阅读经典时用传统纸质书,阅读新闻时用电子化产品。

温州医科大学教师黄旺博士接受采访时说:“电子阅读可以利用碎片时间,但我希望同学们不要停留于这种浅层阅读和一味追求快感阅读。我喜欢艰苦地去啃一些需要付出很大心力的书,也希望更多人沉淀下来读这样的书。一切珍贵的东西,都是难得和稀少的。”

赣州市于都县第七中学语文教师方志幸说,纸质阅读和电子阅读应结合起来,就学习效果而论,坚持纸质阅读能够产生更好的效果,电子阅读则更容易帮助学生拓宽知识面,获取更多的信息。

南昌市松柏小学语文教师林小芳是坚定的纸质书支持者。她希望孩子们的多读纸质书,一是因为这样对他们尚未发育完全的眼睛伤害最小,二是散发油墨清香、富有质感的纸质书,阅读起来更有感觉。

东华理工大学教师詹建英认为,刚入校的大学生,正是培养“自由之思想,精神之独立”的最好年纪,数字化产品中有大量追求娱乐、提倡速度的文化快餐,比如网络小说等。有时候读上千万字的网络小说,不如捧着书,好好读读一万多字的《论语》。她还奉劝学生:“世界这么大,钱包那么小,哪儿也去不了,最好多读书。”

数字化阅读=浅阅读?

当今时代,我们说读书,数字阅读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可是,有受访者说,数字化阅读把人们带入了“浅阅读”时代,可能造成人们阅读兴趣的流失,读电子书,感觉自己不在读书;而阅读纸质书,才能给人一种“仪式感”,让人觉得真的是在读书。

江西师范大学项国雄处长对上述说法并不赞同。他认为:“过去人们总认为纸质阅读是深阅读,电子阅读是浅阅读。我认为,电子化阅读和传统纸质阅读都是好的阅读方式,适应‘微时代’,我们都应习惯。”他表示,阅读的关键不在于钟情某种方式,而是要养成爱学习、爱读书的习惯。

南昌一高校硕士生小李在老师的影响下,开始更青睐于数字化阅读,“我没有感受到读电子书,就是文化快餐,我用kindle读完了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这并不是很容易阅读的书目,即使你用纸质书。可我现有的设备,配合电脑,也做好了读书笔记,写了心得体会。另外,阅读的同时,查找相关资料也方便。”

小李觉得,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不要对数字化阅读有“畏难情绪”,不能因为在过去习惯了传统阅读,就不愿意适应新的阅读方式。“有一份有报告说,中国人2014年电子书总阅读量已经超过14亿册,换成纸质书,首尾相接相当于绕赤道8圈。数字化生存,是未来的趋势。我们没有更多的纸浆,但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平板。网络出版物鱼龙混杂的现象,一定是暂时的。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数字化阅读,这个市场就会变得规范,一定会有阳春白雪的领域。”

江西日报记者 陈李龙

猜你还想看: